我都不忍說這其實是番外(靠) 

真正的故事名字一直無法確定,目前是叫What the Nerds Are Capable Of

不保哪天改成What the Nerds Taught Me之類的XDDD

正篇的故事在我腦中轉很久了可是一些小細節(還有title)一直定不下來而且我又懶得寫

結果比較想寫的反而都是番外究竟(艸)

 

這是一篇去除所有超自然生物設定的AU文。

背景設定是Jackson畢業後前進演藝圈,而Stiles則在BH的租書店上班。

 

*****

「嘿,Jackson,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

 

一絲猶豫過後,Stiles終於開口說話,打破兩人默默喝著啤酒跟可樂的氣氛。

Stiles不是不會喝酒,只是比較喜歡喝可樂,但那不是重點。

他們已經一段時間不見了。

主要是因為Jackson的工作,別說是見面了,通常連上skype的時間也對不上。

其實也不是說Jackson多忙碌,他畢竟還只算個新人。

只是他休息的時間實在搭不上正常人的作息。

「我在聽。」 Jackson說完,又灌下一口啤酒。

雖然見面機會不多,但Jackson常常一回來就像這樣,兩人坐下默默地對飲,發呆,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

也許是只想放鬆吧。

「看到你這反應我又不知道該不該講了。」

Jackson轉過頭來,疑惑地看著他。

起先他很有信心Stiles不會有什麼小三,畢竟......Stiles看起來就不像是會有小三的人,從各種方面來看都是。

但是轉念一想這傢伙曾喜歡Lydia那麼久,該不會是跟自己交往過一段時間,發現其實他還是喜歡Lydia吧?

Jackson馬上露出有點受傷又有點生氣的表情。

「我有什麼反應了?不是說我在聽嗎?」

隨便說出吃醋的話反而會打開身旁這男人的話匣子,所以Jackson勉強壓住心中的猜疑。

比起高中時期,他也算是成熟了不少。

「可是你看起來很累。」

「累的話我會直接上床睡覺。」

Jackson賞了他一個白眼。

「那我說囉?」 Stiles瞇起眼看著他。

「嗯。」 佯裝著不在意,點頭哼聲。

 

「我想......」 停頓。

到底是什麼?媽的,不要再賣關子了!Jackson皺起兩道濃眉,瞪著Stiles,突然覺得嘴唇有點乾。

這就是所謂的火氣大吧。

再喝口啤酒。

「我想試試看不一樣的玩法。」

咳。

 

Jackson咳了幾下,手不自覺輕壓著喉嚨,被啤酒嗆到真不是好受的。

「什麼?」

「還是算了。」

「算了你妹!你想了這麼久居然還不敢說第二次?」

Stiles灌了一口可樂。

「那...嗝!那是你OK的意思嗎?」

雙眼圓睜,豐唇緊閉,本來就因酒精而微紅的臉頰看不出其他顏色上的變化。

 

也不需什麼變化。

Stiles太了解他。

畢竟從Jackson和Lydia交往開始Stiles就不得不看著他的一舉一動,當然在他對Lydia的感情淡化成朋友後,他發現自己其實享受著觀察Jackson的一舉一動。

因為他總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Jackson也不想別人看到的,Jackson笨拙的地方。

他知道當他想否決一項提議時他不會浪費一秒,而且會用奇怪的形容詞或比喻把提議的人貶得一文不值。

他也知道當他贊成時的反應,雖然那是來自高中時期的觀察,不過看樣子到現在依然準確。

Stiles抿嘴笑了起來。

「你知道,身為一個宅男,看過各種色情片也是理所當然。」

「是這樣嗎。」 尾音沒有上揚。

「當然有些不可能實現很可惜,例如觸手什麼的,你知道,那個超經典的。」

「我覺得我不太想知道那個。」 皺眉,但是微笑。

「其他的......」

Stiles轉過身來正面對著Jackson。

這讓Jackson想要往同樣的方向轉身──背對Stiles。因為接下來的對話可不是什麼正經話題。

不過他僵住了。

「所以,Jackson,我想先問你有沒有什麼地雷,就是那個,我連想都不能想的,你先告訴我。」

Stiles的眼神十分認真,大約跟他在查找去勢史的資料差不多認真。

Jackson吞了口唾液。

眼珠子不住轉動。

一會抿嘴一會輕咬著下唇。

「不可以在公共場合。不可以多P。」

羞恥心強烈抗議,不應該應和他的問題。跟Lydia交往時從來沒有這種需要。

兩人的房間,差不多的開始跟過程跟結束,一切都是這麼順其自然。

這麼無趣。

Lydia是個聰明的女孩子,但在交往方面卻極其普通,至少,對Jackson而言是這樣。

很普通的約會,她也很普通地在別人面前裝笨賣他面子。

以前覺得這才是正常的。

但是現在,一切正常都顯得無聊。

「不玩強暴。」

嘴巴不聽話地動不停,等他發現時,自己居然也十分認真地在跟Stiles討論這個話題。

「這點我同意。」

以兩人力氣的差距,Jackson不強暴Stiles就不錯了。誰叫Stiles自己不好好做訓練呢。

「......」

「你看起來像是還想多舉幾個例子可是想不到了。」

「不可以綑綁。」

「什麼!」 Stiles受打擊地說。

Jackson嘴角抽了幾下,不知道該不該笑。

Stiles的眼神游移著,腦中刻劃出Jackson被五花大綁的美好場景,然後。

"我他媽說過不可以玩綑綁!"

然後Stiles掛彩了。

「好吧。」視線回到Jackson臉上。「就這樣?」

 

Jackson又是那個僵住的表情,但是這次他緩緩地出聲:「就...這樣。」

 

Stiles舔了舔唇,像個興奮的青少年,看起來一點都不猥褻。

Jackson就算能看出他的"性奮",也絕對想不到那個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樣的色情內容。

觸手?認真的嗎?好險那個不可能實現。Jackson都不想去想為什麼自己一聽到這名詞就知道那是什麼。

「......所以?」 Jackson呆滯地看著Stiles。

他才沒有在想所以今晚要玩什麼。他沒有。

 

「那角色扮演也可以?」 Stiles雙眼發亮地打斷Jackson的"發愣"。

大大的藍色眼珠子轉了轉。「......嗯。」

「我愛死你了!你真是英雄!」

Jackson神情複雜地看著眼前的人。

所以咧?

今天到底有沒有要做?!

媽的,Stiles,你給我說清楚啊,喂!

 

結果那天晚上什麼都沒發生。

 

Jackson心不在焉(應該說是心神不寧)地陪Stiles看完重播的球賽,到了兩點,Stiles對他說晚安時,他差點沒拿啤酒瓶往他頭上砸去。

他媽的。

Jackson回到老家後幾乎沒睡著,隔天一大早就氣沖沖地跑到租書店去找Stiles。

 

「喔,早啊,Jackson。」 一邊整理一邊看白書的Stiles笑著說。

臉上掛著一直以來的煩惱終於得到解決的爽朗笑容。

Jackson很不爽。

可是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即使租書店老闆不在場,即使那些一臉宅樣的客人不在場,他也不會脫口說出那些話。

因為他是Jackson Whittemore,他的臉皮有時跟鈔票一樣薄。

「我......」

「嗯?」 絲毫沒察覺到Jackson心事的Stiles走向他,把他拉出跟他格格不入的漫畫店。

走到一旁的小巷,Stiles挑起眉毛,攤開雙手,聳起肩膀。

「我......又想到一個。」

「一個什麼?」

「不可以攝影。」 Jackson說完,吞了口唾液。

「啊?」

「就是......昨天說的......」 Jackson沒有臉紅。只是一臉不可思議地盯著Stiles,一邊說話結巴。

Stiles終於意會過來,他的嘴巴形成"啊"的形狀,然後是"噢"的形狀,但是沒有發出聲音。

「......幹嘛?」

「Jackson,我沒有想過那個。」 Stiles笑出來。「你昨天後來還一直在想嗎?」

「我...我...」 標準的Jackson Whittemore不知所措的臉。

「你什麼時候離開?」

「明天......」 Jackson太過不知所措,連皺眉都忘了。「還是算了。」

Jackson搬出有點熟悉的台詞,隨即轉身要走,Stiles從身後抓住他的肩膀。

Jackson狼狽地回過頭,只見Stiles衝著他微笑,一手拿著手機,似乎正在尋找電話簿。

「嘿,是我!今天可以跟你借個幾套衣服嗎?一個晚上就好,我會洗乾淨再還...啊,不用洗?你真變態。」

「你......打給誰?」 狼狽地問。

Stiles笑著掛上電話。

「在gay club認識的...變裝皇后。」

 

Jackson終於皺眉了。

End.

 

*****

上面忘記講

這不僅是番外而且還是第二篇番外(靠)

 

因為小蜥蜴的故事差不多該結局了所以最近腦袋裡會忍不住想一些其他設定

可是想著想著都超OOC啦好可怕wwwwwwwwwww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