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11.24] 最近完全是個手遊廢了。另外希望台灣能出版寶石之國漫畫,青文加油爭取啊XD

想寫很久的題材。

本來是想寫萬聖節文的結果一直想不到足夠發展性的梗,所以作罷。

總之,還是Stackson。

 

 

那雙褐色的大眼睜開,愣愣地盯著天花板,緊閉的房門,牆壁上的卡通人物。有著濃密睫毛的上下眼瞼開合了幾下。

是……夢吧?

那雙亮藍色的雙眼,溫暖的手掌,濡濕的舌頭,呃……

雖說是夢,但是感覺真實得可怕。要說舒服……在夢裡當然是覺得很舒服,不過到底為什麼會是他呢?

Stiles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含著牙刷,對著鏡子一臉不解,然後搔了好幾下他清爽的平頭。

 

學校正在放冬季長假。

即使如此,長曲棍球隊的隊員們依然一天到晚待在學校的球場練球,原因無他……因為大家都熱愛長曲棍球?當然不是。是因為他們有一個熱血過頭需要有人來讓他冷靜,偏偏沒人能阻止得了的教練。

長假就是拿來密集訓練的--Finstock教練如是說。

原本跟冷板凳是好麻吉的Stiles以前都沒感覺,但自從上次的比賽由他挽回劣勢、由敗轉勝,教練就緊盯他每場練習一定都要上場。說高興也是高興,只是不像以前一樣可以偷溜去幹其他有的沒的事。

Scott也在。不過與其說是專心練球,他實際上是在專心地把注意力從Allison移到長曲棍球上。雖然他能理解Allison想要自己靜一靜的心情而和平分手,但最近他總覺得特別想念她,尤其是Argent家到了城市去旅行,真的一面也見不上的情況下,他只好把全部心力都放在練球上。

至於Jackson

Jackson跟以前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他和Lydia沒有恢復交往,這點倒令Stiles有點意外,也不知道該不該高興,總之Stiles現在心情很複雜。

主要就是因為Jackson沒有太大的差別,而自己卻變了。

 

因為自己每天晚上都在夢裡清楚地見到他的臉,聽見他的呻吟,感受他溫暖的雙手和……嘴。

一開始Jackson僅是用臉磨蹭他的臉,接著是耳朵、頸子,然後是胸口,再來……則是讓他有了前所未有的舒服體驗。

夢裡的Jackson很安靜,幾乎不說話,只有在賣力替他服務時會發出低吟,然後睜著那兩只發亮的藍色大眼,像是要討稱讚似地看向Stiles

一開始他腦袋一片空白,哪知道要給個回應。但隨著越來越多次的夢境,Stiles也開始摸摸Jackson的頭,用指尖撩著他尚算柔軟的短髮,小聲地說:Good boy

 

那雙乞討般的大眼……欸,不對,是充滿憤怒的大眼?

呃!

Stilinski!你再發呆就罰你跑球場十圈!」教練大喊。

Stiles可憐兮兮地摸著額頭,他發誓Jackson是故意把球丟得這麼高的。大概是看他在發呆所以故意給他一點顏色瞧瞧吧,隊友們也只是笑著搖搖頭,Stiles作為丑角也不是新鮮事。

    * *

「不,我是說真的,最近感覺很奇怪。」Scott的眉尾往下掉,像極了隻小狗。

「又在想Allison?」

「對啊!真是奇怪。」

「不,Scott,這一點都不奇怪啊。」

這樣的對話已經進行過不只一次。Scott一直強調他會這麼想Allison很奇怪,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這真的一點都不奇怪。

 

「好吧,就當這很奇怪好了,你沒有去問那個獸醫嗎?那個肯定不是個獸醫的獸醫。」Stiles靠著他的寶貝吉普車,雙手在身前交叉。

Deaton醫生真的是獸醫,他只是還知道其他很多東西。」Scott認真地回道。「我跟他提過這件事,可是他只是笑著說忍忍就會過了。」

看著好友疑惑的臉,連Stiles也開始疑惑起來。

不過他疑惑的是Scott到底為什麼覺得他異常想念Allison很奇怪。

「那你有問Derek嗎?」

「這個,因為他總是對我跟Allison交往很有意見,雖然我跟他說過幾百次AllisonKate不一樣……總之,我不太想找他商量這件事。」

Stiles微微皺眉,抿了下嘴唇。「好吧!作為你的腦,我就來查查看好了!」

Scott點頭,絲毫沒注意到自己被婊了。

    * *

Stiles一邊轉著方向盤,一邊在心裡列出各種關鍵字。雖然誇下海口要幫Scott查,不過根本連是要查什麼都不清楚,畢竟對Allison的強烈想念這一點根本就是Scott本身的人格描述,唯一的疑點就是Scott"感覺很奇怪"。

這到底是要查什麼?

 

……話說回來,到底為什麼會夢到Jackson呢?

而且夢裡那種真實到不像話的觸感又是怎麼回事?

是曾聽說過有種理論,說睡著時身體感官受到了刺激,大腦為了讓身體繼續處於睡眠狀態,所以製造了相應的夢。例如鬧鐘音樂變成夢境的BGM,或是夢到在上廁所之類的。

可是這個理論似乎跟春夢沒有什麼交集。

於是問題又回到原點,為什麼會夢到Jackson,而且還是那種夢呢?

Holy sh-

緊急煞車。

Stiles從煞車的反作用力回復後立刻抬頭,緊盯著前方。

沒有人。

剛剛明明差一點就要撞到人了。Stiles雖然分心,但是確實有看到人影,是一個男人,好像……還有點眼熟。

「嘿,Stiles。」

就像鬼片一樣突然出現在窗邊的問候,嚇得Stiles連叫都叫不出來。

Peter

「我一直覺得青少年應該等到18歲才能開車,你說呢?」Peter跟往常一樣笑瞇瞇地說。

「我才覺得狼人不應該走在路上嚇汽車的駕駛人。」Stiles沒有看Peter,試著緩和自己的喘息。

Peter聳了聳肩,一臉不在乎地說:「隨便怎麼樣吧,是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咦?

Stiles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開到了樹林旁,差不多就是ScottPeter咬了一口的地方附近。自己肯定是胡思亂想著,下意識就來到這個比Google更有可能得到答案的地方。

 

警戒著PeterStiles沒有下車,也沒有打開車門。

Scott說他最近感覺怪怪的。」Stiles說,「我在想也許你或Derek會知道些什麼。」

「視情況而定囉,怎麼個怪法?」

「他說他非常強烈地想念Allison,喔,Allison現在不在鎮上。」

Peter面無表情地問:「他不是一直都如此嗎?」

Stiles大大嘆了一口氣,順便翻了個白眼。

 

Peter窺探著Stiles的表情,突然笑了出來。

「拿Scott當擋箭牌也該想個好一點的藉口啊,Stiles。」

「啊?」

「你不是為自己的事來的嗎?」Peter的表情充滿調侃。

「我自己的?什麼事?」完全反應不過來,他又不是狼人,哪有什麼需要向狼人討教的煩惱。嗯?等等……

「不是嗎?你身上好像有另一個人的味道,是我在土裡待了一陣子,鼻子不靈了嗎?」Peter透過車窗靠近Stiles嗅他身上的味道,Stiles下意識地往後靠。

「誰…誰的味道?」額頭上冒出了冷汗。

「誰知道呢?我又不會閒來沒事就跑去聞全鎮青少年的味道。不過是有點熟悉就是了…」Peter的語尾餘音讓Stiles更加緊張,總覺得再讓他聞下去會得到什麼不妙的答案。

「我要…呃,走了。」

還是微笑。

「對了,Stiles,這段時間沒事可不要一個人到樹林亂晃,也這樣告訴Lydia吧,就說是她的好友Peter的良心建議。」

Stiles努力忽略Peter自稱是Lydia好友的部分,「為什麼?」

「現在可是冬天,狼在發情囉。」

Peter露出看熱鬧的微笑,在Stiles一個閃神間便消失了蹤影。

    * *

發情期?

就是這樣吧。因為正值發情期,Scott才會比平時更加強烈地想念Allison

Stiles還是打開了大家的好朋友Google,查了一下狼的發情期這方面的資訊。狼一般在暮冬發情,現在這時節是早了點,不過也沒差到多遠。而狼跟狗不一樣,會忠於單一的伴侶,不會去找其他對象,而是從一而終,除非伴侶較自己先死亡。

所以,對Scott來講當然只有Allison是他的伴侶。

邏輯上完全沒問題。

但是Stiles總覺得哪裡……就是什麼地方怪怪的。

這怪異的感覺盤旋在他腦中,害得他失眠了。

 

躺在床上,雙眼上下左右滾啊滾的。

Adderall?需要嗎?」默默地想著,雖然那並非「安眠」的用藥。

喀。

什麼聲音?

Stiles轉過頭去,身體依然慵懶地在床上呈現大字型。

啊,那兩道藍光。

 

每一天的夢境就從這兩個光點開始。

不過,今天總感覺不大一樣。

因為Jackson不同於以往地從窗戶登場,而不是在床上、在他身上?

還是因為Jackson不同於以往地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

啊不對!

 

因為Stiles根本沒有在睡覺!

 

Ja-」那名字卡在他的喉嚨。

擁有漂亮眼睛的男孩一下子恢復了淡定,安靜又迅速的爬進屋內,跟前幾夜一樣,逕自爬上Stiles的床。

「這這這不是夢?!」Stiles已經搞不清楚他是在問問題還是自言自語了。

「我還想問你他媽的為什麼一直覺得這是夢?」Jackson皺起眉頭。

啊,這股熟悉的怒氣。

「你在生什麼氣?」

「我每天都來,你還覺得這只是夢,我他媽不生氣?」Jackson瞇起雙眼,那雙發亮的藍眼。「滿月的時候你最好給我小心點,Stiles。」

「啊?!」

 

大概因為Stiles是清醒的,也就是跟平時一樣有著惹毛人的專長,所以Jackson也一反溫順的態度,變回了平時的機車同學,充滿壓迫感,從上頭俯視著Stiles

不過真正壓迫Stiles的,是他岔開在Stiles身體兩側的腿之間,那硬梆梆的東西。就是字面上所說的壓迫。

 

「這,但是…為什麼是我?」

Stiles問過自己好幾次為什麼是Jackson,百思不得其解,原來根本是弄錯了問題。

「我他媽怎麼知道?」Jackson低聲怒吼,「我就…下意識就循著你的氣味來了。」太暗了,不然也許可以看見Jackson臉上是否有一片潮紅。

真想開燈。

不過在暗處欣賞那發光的藍眼也不錯。

「誰知道你這智障居然還覺得是夢!你不該叫史戴爾斯,你應該叫死白痴。」Jackson不停咒罵著,下方傳來的壓迫感則更加強烈。

「等等等、我怎麼會知道?我在現實中又沒和你親熱過,呃,之前沒有。」Stiles激動地回嘴,但也不忘壓低聲音,以免吵醒辛苦工作的老爸。

「你說什麼?」Jackson一把抓起StilesT恤衣領。啊,爪子好像伸出來了,這種情況下往臉上揍一拳的話還真是糟糕。Stiles用力閉上雙眼。

不過這一拳並沒有想像那麼疼。

甚至滿舒服的、輕輕地落在嘴唇上。

如果Jackson的拳頭是這種感覺,Stiles願意讓他多揍幾拳。

 

柔軟的拳頭離開,熟悉的聲音隔著極短的距離說道:「就是這種感覺,你給我好好記住。」

睜開眼睛,那雙發光的藍眼離自己好近,Stiles發現要從那雙眼睛移開視線很困難。

不過,那雙眼睛倒是輕易地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了。

他並不意外。

這陣子每天都是這樣的。Jackson會像貓一樣磨蹭,像狗一樣親吻舔拭,嘴唇、眼瞼、鼻尖、臉頰、耳根、脖子、鎖骨、胸口、腹部、下腹部,然後是--終點站。

終點站當然會停留得特別久。

Stiles看著埋頭苦幹的Jackson,仍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現實,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已經如此習慣這種快感。


Stiles把手放在Jackson的頭上,從他的角度看下去自己的手還真大,Jackson就像小動物一樣任他撫摸。「Jackson……

「唔嗯?」一邊舔拭著一邊發出含糊的聲音。

「我沒有挑剔的意思喔,你的舌功非常棒,不過你要不要用含的看看?」Stiles挑起眉毛看著底下的人,或者該說是狼人,而且是發情中的狼人。

身為一個健全的高中生,想要被人含在嘴裡也是天經地義。Stiles露出這種神情。

「唔啊。」Jackson默默張開嘴巴,Stiles差點沒軟掉。

「舌頭萬歲,耶咿。」一頭栽回枕頭中,閉上眼享受著幻想中Jackson的表情,脾氣差卻努力服侍自己、小心翼翼不讓他的獠牙傷到自己的Jackson。還有什麼畫面能比這讓Stiles得意?

一手摩娑著Jackson的短髮,另一手擋在嘴前,其實沒什麼防止出聲的作用,只是下意識擺在那兒罷了。

「Jackson……

呼吸變急促,連聲音都有點變了。是要去了吧,Jackson心想,理所當然地繼續伺候著他選定的伴侶,一方面磨擦著自己的手也加重力道、加快速度。

「Jackson。」

被叫了第二次名字的人抬起頭,意識到Stiles似乎是有話對自己說,但明明兩人都離高潮不遠,在這種時候還有什麼話好說的?Jackson看起來有點窘迫,有點可憐,也有點可愛。

不對,是非常可愛。


「你想我們……會做到最後嗎?

Jackson張大了眼睛。

他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用手幫Stiles達到高潮,至於他自己去了沒,Stiles沒有注意到,因為他整個人有一半還沉浸在第一次腦袋清醒的高潮的美好餘韻中。

「Jackson?」

四目相交。

「這麼說是不太可信啦,不過我會這麼問只是因為……很好奇發情的狼人怎麼會替人服務就滿足了,呃,你知道……

「你是說你並沒有想上我的意思,只是好奇?」不知何時那雙藍眼又出現在眼前,又蘊藏了怒氣。

「當然不是這麼回事。」Stiles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移開視線。Jackson Whittemore的自尊心他可傷不起。

Jackson又瞇起眼睛,眉頭似乎又皺在一起了。

不知為何,Stiles又閉緊了眼睛,等待著一個不那麼柔軟的拳頭。

 

……我今天沒做準備,下次……

微弱的聲音。

「哈啊?!」Stiles忘記控制音量,幾乎是整個人跳了起來。

窗子是開著的,陣陣冷風灌進房間,Stiles自己一個人坐在床上,棉被幾乎都裹在腳邊。

Stiles打了個哆嗦,起身關窗。

 

 

那天晚上他還是沒能睡著。

-END-

 

出差前就是打文畫圖的好時機(靠)

關於小渴愛受的文還有好多設定想試試看,也想寫寫看令人懷念的Jerek或是Scackson

但是我發現我對配對真的超專一的(艸)

小渴愛跟其他人配的話我一點梗都想不到啊(死(明明原本是萌Jerek的說

 

在Tumblr上有發樓一個寫手,居然可以讓人點梗然後一篇一篇的幾乎是兩三天就發一篇出來然後還都很好看整個就是...好強大


然後他貌似也是小渴愛總受所以我常常有小渴愛受的文可以看真是開心啊

 

總之現在也仍然是被小渴愛受的fandom卡腦中。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玖
  • 小渴愛發情期卻只幫別人也太乖巧了www

    一直以為是夢的史戴爾真是該打wwww
  • 其實也有一邊DIY喔 ˊwˋ
    只是處男S(爆)突然被吹太震驚了都沒發現www

    所以才說是史白痴啊wwwww
    Stiles跟Spaz的梗今天一直在我腦中打轉
    害我差點撞車(爆)

    哈囉某 於 2012/10/30 00:2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