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05.27] 最近只有看官方app發的連載漫畫跟中文單行本,漫畫漢化跟動畫都停擺中,總之會非常地與世界脫節。

作者:nikkithedead

文章連結:Chapter 2 (連載中)  

CP: Derek / Jackson

背景時間設定在第一季末附近,不過沒有明確是哪些事件之間。

AO3 

7/16得到作者授權了^^ 所以文章開放囉!

 

第二章情色描寫比較多,但同時也是我非常不擅長的部分(看得非常多但自己非常不會寫)

所以在翻譯上也許句子會比上一章更不通順先說抱歉了ˊ_ˋ

又有些地方其實我也不是百分百確定意思,大致是照自己腦中的畫面下去寫的

英文程度OK的人其實我還是建議去看原文。

第二章 早晨

 

到了早上,Jackson慢慢醒來,他的頭很沉,太陽穴也跳得很厲害。他用力閉上眼,沉吟了聲,一點都不想移動身子。他的每塊肌肉都在痛,長曲棍球的練習將會是場折磨。

忽然,他的眼睛張開,即使晨光十分刺眼,他還是將眼睛睜得又圓又大。他想起前一晚自己做了什麼,以及他此時身在何處。

媽的媽的!

Jackson躺在Derek Hale的床上。光是這樣就足夠讓他呼吸加重。但當然不只如此。他不只在Derek的床上,還在他的懷裡

Jackson迅速爬離那雙手臂,幾乎是用跌的下了床,到了房間的另一端,才意識到自己一絲不掛。他慌了,四處搜索著房間尋找他的內褲、長褲、外套所有衣物。

他彎腰抓起床單,趕緊圍在自己腰邊,好讓自己找衣服時不至於渾身赤裸。

Jackson包好床單後,一抬頭就見Derek醒著,並且已經在床上坐起身來,挑起眉毛一臉看熱鬧的模樣。Jackson的臉漲紅,他已經看了他多久了?

「搞什麼?」Jackson嘟囔,「這是怎麼回事?」

Derek翹起下巴,「什麼怎麼回事?」

「你你的手著我欸。」他伸出一隻手指控他,另一隻手則緊緊抓住圍在下半身的床單,好像在怕Derek隨時會掌控整個局面,把床單從他身上抽離似的。Jackson的背脊一陣顫慄,那個想法才剛產生沒多久,但他光是想像就了。他到底是有什麼毛病?「你是有什麼毛病啊?」

Derek瞇起眼,消遣娛樂的神情消失。他向前傾,嚴厲地盯著Jackson,「昨晚你跑來我這,又是喝醉又是流血的,求我上你

「我才不是在求你!」Jackson抗議。

「你是在求我,」Derek重複他的話,從床上起身,棉被從他身上滑落,但跟Jackson不同,他並無意遮掩。Jackson摒住呼吸。「而且還求了一晚。」Derek向他走去,Jackson靠在牆上,他對前一晚的記憶十分模糊,但他感覺Derek說的是實話。

Derek站在他面前,一手放在Jackson的後頸,把他拉了過去。Jackson驚喘一聲,又為自己發出這麼脆弱的聲音感到想死。Derek緊貼著他, Jackson能隔著床單感覺到他。他已經這麼硬了,Derek的身體又該死的溫暖。他再次驚喘,這次聲音更高、更支離破碎,像是哀鳴。Derek緊貼著他,Jackson哀叫出聲

「經過昨晚那些事,」Derek呼吸了會,對著Jackson幾乎是磨著牙說:「你一起床就亂吼亂叫,像在冰上的小鹿斑比一樣到處跌跌撞撞的,然後你問有什麼毛病?」

就這樣,Jackson去了。天啊,他恨死這樣的自己。他緊貼著Derek的身體抽搐著,他把手搭在Derek的胸口以防自己腿軟。「媽的。」Jackson的頭垂在Derek的肩上,一邊深淺不一地呼吸,一邊只希望自己死了算了。「媽的。」

Derek搖頭嘆氣。要說他還能做什麼能讓Jackson感到更丟臉,這就是了:「現在你又毀了我的床單。」Derek說,他往後退了一步,撥開Jackson搭在他身上的手指。

沒有Derek可以倚靠,Jackson還以為自己會站不住,但他撐住了。Derek轉身走向別處,Jackson已經對這畫面感到厭煩了:Derek背對著他,大步走開。Jackson無法走開或逃開,不管是要逃開什麼。他真的努力過了。

所以Jackson只好雙膝著地,這是他能想到最可悲的行為了。

聽見Jackson的膝蓋碰撞地板的聲音,Derek轉過身來,挑起一邊眉毛。「你在做什麼?」他問,聽起來並不感興趣,甚至覺得無聊。但因為他身上一絲不掛,Jackson看得出來,他並不像自己想讓Jackson以為的那樣不感興趣。

「在求你啊。」Jackson說。他仍因不久前的高潮喘息著,他知道自己此時並不體面,甚至可說是糟糕。可悲。

那不重要了,此時已沒有必要假裝他還留有一點自尊,他們都知道他沒有。從某方面看,也許這才是重點。也許這就是他一直以來想要的,想感到羞恥,想要自我被破壞到無法恢復,想被羞辱到無法再贏回他的驕傲……這樣就沒有必要再努力,沒有必要再裝模作樣,沒有什麼好保護的了。他就像在岩壁的底端卻沒有梯子可以往上爬,除了在泥中打滾什麼也做不了。

「這就是你想要的,對吧?」Jackson問,他臉頰發燙,但他強迫自己看著Derek的雙眼。「你想看我跪在地上,求你再上我一次。」

「其實我有點希望你離開,」Derek說,並朝他走去。他帶著和平時一樣不悅的表情俯視Jackson,但跟前一晚一樣,Jackson看見他眼中有一絲好奇。Jackson的確引起他的興趣,雖然只有一點。Derek自豪的自制能力與冷靜沉著,正因Jackson的來訪而瓦解,他知道Derek並不想讓他看出這一點。

Jackson舔了舔唇,往上凝視著Derek。「求求你?」他說。他無法否認自己有多需要這樣,他需要Derek上他,進入他的體內破壞他,然後他才能變得完整,哪怕只是一下子。咬文嚼字的硬拗雖然有自我安慰的作用,卻無法改變任何事。Jackson需要、也想要他,而且就像其它他需要、想要的東西,他也一定要得到他,不管為此他得付出多少心血。

Derek沒有說話,Jackson當他同意了。

他起身搭上Derek時,雙手微微顫抖,不,不只是手,他的手指開始套弄Derek時,他渾身都在顫抖。Jackson的手指上下移動,他的眼睛則往上看,尋求某種迴響,一聲哼哼、一陣呻吟或者稍微晃動頭部,任何能讓他知道Derek也是個人類,就跟他一樣,也會對事物有感受、有欲望的反應。

但是什麼都沒有。Derek沒有退縮,他的雙唇緊閉,背也沒有弓起,他唯一有反應的就是Jackson觸摸的地方。至少那個是他無法控制的。

Jackson滑動他的手,用力呼吸著。Derek的反應-或說是缺乏反應-是個侮辱,但又不只是侮辱。他怎麼能這麼冷靜、不受影響?換作是Jackson,他知道自己一定無法控制自己,一定會忍不住呻吟、大叫……

「你在生什麼氣嗎?」Derek問,Jackson為此感到錯愕,驚愕之下他的手握著Derek的東西往旁一掰,Derek的身體立刻縮了一下,深吸一口氣。Jackson放手,Derek與他稍微拉開距離,「天哪,Jackson…」

Jackson注視著他。「原來你還是有感覺的嘛。」他淡淡地說。

Derek挑眉,不經意地看了下跪在地上的Jackson。他微笑,開始譏諷他,「我讓你感到很受傷嗎?」

Jackson有點激動地把手放在Derek的髖部,將他朝自己的方向拉回來,「沒有,」他撒謊。他跪坐下來,雙手環在Derek身後,而Derek仍然在朝他壞笑。「我只是擔心經過昨晚,你會麻痺、沒有感覺了。」

Derek不屑地哼了一聲,「拜託,」他伸出手放在Jackson的髮間,Jackson感到後頸一陣雞皮疙瘩。「要讓我累壞,昨晚那樣可遠遠不夠哩。」

其實Derek說的話並不像他所期望的那樣讓Jackson感到被冒犯,不過Jackson還是皺起了眉頭。如果他假裝生氣雖然他的確是有一點不爽,也許Derek就不會發現他其實只是很想試試看而已,對於狼人的持久力。我操。

「我們走著瞧。」Jackson哼了一聲,往Derek的方向前傾。他的唇幾乎要碰到Derek的下體,但Derek及時抓緊了他的頭髮,將他的頭往後拉拽。Jackson大叫出聲,想把Derek的手指從頭髮上撬開,卻以失敗告終。

「你從沒做過這檔事。」Derek說。

「我學得很快。」Jasckson雙眼閃耀著光芒。Derek沒有放手,但Jackson感覺到他的手似乎放鬆了一些,看來Derek有在考慮。

Derek蹲下,用手指抵著Jackson的臉,「給我聽好,」他緩慢、慎重地說,「如果你敢咬我,我絕對會咬回去,別不信邪。」

Derek放開Jackson的頭,站了起來。「真是感謝你的激勵。」Jackson碎碎唸道,「我現在真是安心極了。」

「我不曉得你來這裡是尋求安心的。」Derek說。「我怎麼好像記得有人說想被野獸

Jackson的嘴唇覆上Derek的下體,不讓他講完那句話。聽起來有點哀傷,不過話講一半停下來是目前Derek給他最好的反應了。Jackson要改變這一點。

Jackson坐直了,雙手放在Derek的髖部,試著調整角度。然後他就呆坐在那兒,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

我嘴裡含著男人的玩意兒Jackson傻傻地想著。

這不是廢話嘛!你這可悲的白癡!另一個聲音在他腦中響起。你自己放入嘴裡的,趕快做點什麼啊!

但是要做什麼?

很幸運的是,Jackson的疑問很快就獲得解答了。Derek抓著他的頭,讓那東西更深入他的口中。Jackson乾嘔,眼中泛起淚光。「做點什麼啊。」Derek說,跟他腦中的聲音相呼應。

Jackson拍開Derek的手,頭往後移了一些,盡可能用力、狂暴地吸吮。他希望Derek有感受到狂暴的那部分,因為不知為何,狂暴的口交聽起來比一般的有尊嚴多了。又是在玩文字遊戲,但Jackson允許自己在文字間尋求安慰。

Derek開始呻吟,那聲音非常低沉地迴盪在他的喉間及空中。Jackson向上看著Derek,看見他閉上了眼睛,嘴巴微張,唇間仍流洩出呻吟的尾音。Jackson好想聽一次那聲音。

Jackson抽開嘴,往上看向Derek,要求道:「把你的手放回我頭上。」

Derek張開眼睛看著他。「什麼?」

「照做就對了。」Jackson說,一邊把嘴唇靠回Derek下身,親吻、舔拭他。Derek低吟一聲,照著Jackson說的做了,他抓住Jackson的頭髮,把他的頭又往下壓了一點。Jackson壞笑,加重了呼吸,「強迫我啊。」他說著,又親了Derek一下。他的雙眼往上看著Derek,「你不強迫我的話我就不做了。」

Derek向下盯了他一會兒。「你這個人……不太正常。」他簡略地說。Jackson沒有否認。他知道。Derek嘆了口氣,接著把Jackson的頭拉回來,髖部向前衝刺。

Jackson微笑,再度用嘴含著他。這次Derek將他的頭扶著固定住,將他的東西猛推入他的口中,他只得默默接受。Derek一次又一次往他嘴裡衝刺,每次刺入Jackson那張向他哀求的嘴時,都低吟出聲。而Jackson很享受。他的眼睛變得濕潤,手指陷入Derek的肌膚,他在Derek衝刺的時候跟著晃動他的頭,並含著那東西一邊呻吟著。

Jackson。」Derek吼出聲來, Jackson感到一陣冷顫順著背脊而下。Derek叫他名字的方式嚇人卻美好,Jackson簡直要為之瘋狂。Derek不是單純他的名字,而是好像在叫一個歸他所有的東西,一個屬於他的東西。

Jackson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自慰,他已經完全迷失在口中Derek的味道,以及喉嚨被頂到底的感覺,和Jackson舔拭他時Derek發出的低吟和嘆息聲。「Jackson—

Derek推開他,Jackson則抱怨地哀了一聲。他已經豁出去了,他又是呻吟又是哀叫地向Derek乞求他的東西。

Jackson的哀聲只得到更多的低吟作回覆。Derek無視他的乞討,單手環身靠在背後的牆上,他的另一隻手抓著下體的底部,高潮時用下巴抵著胸口,一聲又低又長的嘆息自喉嚨深處從他張開的嘴巴鑽出。Jackson心跳加速地看著他。

Derek用力呼吸著,將前臂撐在牆上。「Jackson,站起來。」他命令道。

「為什麼?」Jackson問,不過還是站了起來。Derek一把抓住他,將他摔到牆上。他粗率地吻著Jackson的脖子,手則開始套弄Jackson的下身。他粗糙的手指被體液弄得又滑又濕,濕黏的液體因手的動作而啪作響,那可不是什麼潤滑油。Jackson的眼珠往上轉,幾乎要轉到頭頂去了。

「你覺得你能撐過五秒嗎?」Derek問,一邊移動他的嘴、親吻Jackson的耳朵。Jackson咬著下唇,Derek的舌頭開始舔弄他的耳朵,他緊緊閉上眼。「五、四、三、二

Jackson渾身僵住,腳趾蜷縮,在Derek的手中解放了。Derek哼了一聲,然後Jackson感覺到他離開了自己身邊。他睜開眼,看見Derek正蹲在地上那疊床單旁,用它擦手。「你該去上學了吧。」Derek說著,又站了起來。

Jackson咽了口唾液,順著牆跌坐在地上。地板又髒又冷,但他不在乎。學校,對了。他除了在Derek這燒得半毀的屋子裡被上、被羞辱之外,他也是有生活的。

Jackson,」Derek口氣嚴厲地說,Jackson把頭轉向他,「你有聽到嗎?」Jackson點頭。「很好。」Derek再次轉身走開。他再次走開了。他在房門停下腳步,說:「你的衣服在梳妝台上。」

他走了,留下Jackson渾身赤裸,顫抖著,獨自一人。

待續

--------------------------------------------------------------------------------------------------

<落落長的後記>

這是本文目前最新章節

第二話翻得我literally快要死了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不擅長寫這種戲碼但沒想到我如此不擅長(吐血

而且翻譯的時候腦中滿滿可憐兮兮又誘人的小渴愛和機車臉鬼畜德瑞克整個(腦內爆炸)

然後當我看到Hoechlin跟Colton笑得很開心的照片的時候腦中就有滿滿的罪惡感(爆)

大概跟看到活潑可愛的J2時感覺差不多www

 

這一話翻譯必須重申的是

有一些地方真的我也不是很確定意思,只能憑我自己的感覺和想像

然後這篇翻譯的方式也跟第一話不太一樣,第一話就直接對著文本一句接一句打下來了(雖然有些地方翻錯,我後來有偷改XD)

但這一話是對著文本翻完後,再不看文本照自己感覺去潤稿

所以跟文本的差異會比第一話多得多

所以如果自認英文還OK的(其實這篇生字不算太多啦,查一下單字意思應該都可以理解)還是看一下原文比較好

 

然後是說這篇文最厲害的點在於

雖然我在這部本來就是比較偏向Derek/Jackson(還有Jydia),但隨著第二季的進行對這對越來越心冷

根據Peter,那一咬如果不能轉化被咬的人,就會殺了被咬的人(據說是免疫的Lydia當然是個例外)

於是根據Scott的說法,Derek咬Jackson的時候其實比起增加自己的pack,更希望那一咬可以直接齁咿戲

所以才會把他丟到水裡!!(當然Scott並不知道他把他丟水裡啦XD)  而Derek沒有否認Scott的猜測!

我咧

但是

只要一看這篇文

馬上又會呈現媽啊Derek/Jackson好萌喔喔喔喔喔喔!!!!!!!!!!!的狀態


最後想來講講情色的部分

所有關於情色描寫的部分我的第一反應都是一些搞笑的字眼(死)

自慰想到自摸啦、哀聲想要寫哀哀叫啦.....最可怕的是寫到激動的時候差點就要把Jackson翻成小渴愛了(爆)

 

最後

第三章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

但是一旦只習慣看短篇的我其實整個覺得第二章就the end也OK

所以第三章我會先看合不合我意,再決定要不要翻譯(非常不負責任)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玖
  • 太有畫面連表情感覺都超詳盡wwww
    是說衰小克竟然是抱著這種居心咬小渴愛的真是OTZ!!!!
    配上文的後面感覺超虐!!太傷我心了呃!!
  • 我覺得最恐怖的就是大部分的表情都可以從劇中找到(爆)
    所以不只超有畫面 還超有真實感!
    不曉得後面還會寫怎樣,可能會來個兩人心境變化
    然後德瑞克開始真心疼惜小渴愛之類的呃---

    我看到那邊也傻眼
    被Scott那樣猜測的Derek居然一臉心虛的閉嘴了真的超想打他
    但是仔細想想真的...咬就咬幹嘛把人家丟到水裡 囧
    我看不需要Master控制 Kanima應該也很想幹掉他XDDD

    哈囉某 於 2012/07/09 00: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