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05.27] 最近只有看官方app發的連載漫畫跟中文單行本,漫畫漢化跟動畫都停擺中,總之會非常地與世界脫節。

先講一聲其實我超愛看モブ虎的啦!!!

雖然愛慘了虎叔但是最愛看虎叔破破爛爛可憐兮兮的樣子(靠),果然我對喜愛的角色就是個S啊(茶)

 

先前本來要畫的モブ虎/兔虎兔漫畫,因為最近實在沒有心情認真畫畫

基本上已經把所有的耐心耗在某一張馬貝里克上了(WHYYYYYYYYYYYYY

雖然很想棄坑,但是為了向我對モブ虎的愛致敬(靠),最後決定付諸文字。

 

然後是我的文就跟圖一樣爛所以好像沒差哈哈哈哈哈(淦

 

PS. 因為本來是漫畫形式,再加上我個人文風,可能文字會有點跳(內容的時間點也有跳其實),我會盡量不要意識流的(爆)

 

モブ虎(路人x虎)接受不能的人請不要點唷ˊwˋ

 

「不好意思,請問有牛奶嗎?」

 

真不敢相信,這個粗神經的男人居然這麼難搞。好在自己的耐性被挑戰了幾次後,對面的男人終於倒下,癱軟在沙發上。嘖,麻煩的男人。馬貝里克起身走到對面,熟練地伸出發著藍光的右手,卻難得地猶豫了下。為什麼猶豫了?明明只要消掉關於那個噬身之蛇的女人說的話的記憶就好了,就像對巴納比所做的一樣。

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幸福。

 

一段段記憶不受控制地浮現在眼前。

透過電話螢幕、曾經應該是最親近的東西卻感覺怎麼也抓不住的噁心感覺一併湧出。

「雖然一開始很不情願,不過相處久了發現,他是個很不錯的人呢。」

「怎麼說?嗯......就是很替他人著想那樣的人吧!我也受了他不少幫忙啊。」

「說起來要謝謝您呢!讓我和那個人搭檔的事......」

 

這個男人,到底、憑什麼搶走巴納比,憑什麼幸福?

我不是肯爺粉啊雖然我覺得肯爺才是兔子被NTR的苦主(爆)

*****

 

《巴納比》

「漂亮臉蛋!你終於出現啦!」看著以扭捏姿勢撲過來的火焰紋章,巴納比下意識側了下身子,前著撲了個空,噘著嘴巴說:「我們都很擔心你哪!」

「不好意思讓你們擔心了。」推推眼鏡,露出帥氣的微笑,雙眼同時掃過整個訓練房。

「是怎麼了啊?這幾天去哪了?」龍之子睜著圓圓的眼睛,巴納比心不在焉地回答著,身體不適在休養什麼的......

「虎徹先生呢?」

自己總覺得那個人會是最擔心自己的,會搶在其他Hero之前發現自己回到公司,會聒噪地喊著...兔子、兔子...什麼的。

 

啊、在那裏呢。

 

 

《"鏑木T‧虎徹"》

「虎徹,你站在那幹嘛?你的搭檔總算出現了喔!」安東尼奧笑著大聲吆喝。

巴納比確實也在期待著,虎徹該有的誇張反應,那種人情味十足、大叔味十足讓人有點招架不了卻窩心的...?預想中的身影漸漸變淡,取而代之的是眼前面無表情,緩緩走到訓練器材的虎徹。

「虎徹先生...我回來了。」

「嗯。」

 

如果他有思想,或許會嘲笑製造他的人,居然對他將取代的人一點了解也沒有。

數據庫一片空白。

存檔的話語也只有不到五句話。

「嗯。」  「對不起。」  「為什麼?」  「是的。」 連句謝謝也沒有。

 

不過也因為他沒有思想,所以他不用在乎,不會疑惑為什麼所有人都用不解與奇怪的眼神盯著他。

 

 

《          》

「----先生!」

是誰在大聲嚷嚷呢?破壞了...

嘛、反正自己也不需要氣氛,本來也就沒有什麼氣氛可言,骯髒昏暗的小巷中一場骯髒的交易,僅此而已。

 

男人喘著粗氣,笨拙地扭動著腰,承受來自後方的撞擊,站在前方的人時不時將自己已勃起的東西往他的嘴裡塞,男人沒有拒絕,他們答應會多給一些錢。一直以來為了飽腹一頓不曉得做過幾次這種事了呢,真羨慕外面那些長得漂漂亮亮的年輕人,就算做著一樣的事,他們可以在旅館房間尚算乾淨的床上,至於自己嘛,因為已經有年紀了,又是個男人,還能銷得出去就不錯了吧---男人想著。

啊,那個人又在叫了,是在找人嗎?

 

 

《巴納比》

那個人果然不是虎徹先生吧?巴納比越想越心慌,但也越肯定。

從來沒有想過從虎徹的臉上會看到那樣冰冷的表情,也不可能這麼安靜老實,這樣的人倒是令巴納比想起了不快的回憶。他想起那個一頭白髮的女孩子,正確來說,是個有著女孩外表的戰鬥人造人。

 

...虎徹先生呢?

 

 

《          》

啊、又在叫了,好像有點靠近這邊囉?雖然有點想看看聲音的主人長什麼樣,不過現在這副模樣還是不要被看到的好呢。

抽出最後一張面紙,啊?最後一張了?男人嘆了口氣。只好認命的穿上褲子,繫緊皮帶,僅擦拭臉上的白濁體液,數數手上的鈔票,怎麼分配呢?果然、先吃點東西吧!

啊不行,分心去看了9GAG又一邊唱歌,回來不知道要接什麼了哈哈哈哈哈

男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來自何處,當然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他知道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不管哪裡總有些男人會用錢換他的拙劣服務。雖然奇怪,不過卻是實實在在的記憶...嗯?

「虎徹先生!!」

 

啊,原來長得這樣漂亮呢,這個一直在叫喊的人。

但是為什麼,這人要抱住這樣骯髒的自己呢?喂喂,靠我太近的話,會聞到那個腥味喔?

啊啊,這個人...是天使吧。

 

「虎徹先生!」

是在叫誰呢?

我也好想要有一個人這樣不停叫著我的名字......

 

「虎徹先生......」

 

欸?

 

這不是、我的名字嗎?

END

淦明明就超意識流wwwwww

*****

 

大約是從SPN開始的潛規則:圖崩壞文正經

所以正經的故事我畫不出來啊(DOH)

崩壞的故事我也寫不出來啊wwwwwww

 

大概是這種感覺的故事

其中短暫地出現了本來漫畫沒有的Android :)

不能設定成皮膚黝黑的黑虎有點可惜=3=

 

總之就是、被NTR的苦主肯爺決定用不抹殺"虎徹"這個人物的方式,徹底抹殺虎叔的生活,這樣的故事。

虎叔被灌輸了低賤賣身男之類的記憶,事實上當然是除了被兔兔找到前的這一次外從來也沒做過。

 

ps. 有幾句話,可能只有眼尖或有習慣以左鍵輔助閱讀的人才看得到。(笑)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嗚@虎叔本命
  • 唷我心動了——(乾)肯爺看起來好可憐,我想為他平反了wwww

    真想哪天也寫出糟糟的東西怎麼辦www到底哪天我的廉恥才能破掉呢?
    我想一破大概就是一種一去不復返的感覺了(掩面)

    因為阿葉的葉面顏色是灰色我看得很清楚唷☆(搖擺)
    虎徹先生的物語我會盡力讓他糟糟了wwww(不)
    不過我有一位同學在關注我很擔心帶壞他怎麼辦XD   
  • 我眼睛不好所以覺得不明顯嘛(爆)
    這樣會不會打斷看文的情緒啊XDDDDDDDDD(絲毫不在意

    人家都說 可惡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肯爺花了21年栽培兔兔
    結果換來的是
    兔兔:我到現在仍是孤獨一人啊(13前)
    兔兔:要走囉,虎徹桑☆(13後)
    是不是超可憐!(爆)

    蛤有純潔的同學在關注是嗎?
    只好寫一篇純潔版一邊髒版偷給我看了(茶)

    哈囉某 於 2011/10/01 00:36 回覆

  • 阿嗚@虎叔本命
  • 什麼wwwww竟然是要打兩種版本嗎!?這主意太棒了!(瞬間爆肝)
    可是我還有另外一位同學超煩的,在看文章時一直在想怎麼沒有「精彩」的部分呢?(煩死了wwwwww)

    13年前13年後兔子的落差感就很想戳爆他的眼鏡是怎麼一回事呢(抓住右手)
    頓時覺得肯爺真的很不憫阿wwww阿葉你都一直在推翻我的印象XDDD

    這裡是開始在想要不要執行兩種版本的虎徹先生系列的阿嗚\(^q^)/(不

  • XD
    所以嘛,是不是要寫兩個版本,是不是!
    不然要怎麼滿足雙方的需求呢!
    正常版→虎徹先生的XX
    裏版→虎徹先生的。。和*(被打

    肯爺真的很可憐齁
    我們要對他好一點(爆)
    所以果然要多吃點炸雞(煩

    不過我覺得這麼可憐大概是殺人家爸媽的報應
    還是不要吃炸雞造業好了(爆)

    哈囉某 於 2011/10/01 13: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