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05.27] 最近只有看官方app發的連載漫畫跟中文單行本,漫畫漢化跟動畫都停擺中,總之會非常地與世界脫節。

先來放文=w=

時間點是動畫22集跳過的那兩個月間 完結篇捏他有

配對其實沒有,真的沒有(艸)  雖然勉強可以算狡宜但是我覺得完全沒寫到感情的部分ˊwˋ

 

然後因為是宜野廚所以當然是寫了宜野視點,也有一些擅自妄想的OS...就是這樣。8-).gif


****************************

...回想起來,西比拉系統普及之後,幾乎都是些不愉快的回憶。

但是那個時候的我,從沒想過怪罪系統。
不管怎麼說,父親被帶走時,母親去世時,甚至是狡嚙降級成為執行官時,
給予我這個人正面評價的,只有系統而已。
彷彿只有在檢查色相和犯罪係數時,才能安心地想著自己是個善良的公民。
不過啊,

結果,連系統都拋棄我了呢。

...那麼,就是我自身的問題了吧。
這樣子被認定是潛在犯什麼的話,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

精神護理療程已經進行了一個月,其實幾乎確定恢復機率極小了,醫生卻仍提出要繼續觀察,延後了讓我住進收容所的時間。
總覺得對醫生有點不好意思。

宜野座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來到征陸的秘密基地。
原本他並不知道有這麼個地方,只是上周去替父親掃墓時,赫然發現了一串鑰匙。
看到這個倉庫,宜野座也大概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以及是誰將鑰匙放在墓前。
雖然也不是抱著來這裡就能見到那個人的想法過來的,但他還是覺得有來一趟的必要,因此利用醫生替他爭取的最後的自由活動時間,自行前往。

打開老式的鐵捲門,他忍不住哧了一聲。
「真的是很有老爸的味道。」
四處環伺了一圈,不管是那與時代脫節的老警察的物品,還是日式傳統擺設,還是那張照片。
宜野座苦笑。在公安局重聚後兩人也相處了好幾年吧,本來沒什麼感覺,一看到這老照片,頓時覺得父親真的老了不少。
「我也是啊。」
放下照片的同時,後方傳來小心翼翼的腳步聲。
宜野座猛然轉過身去,是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

「哦,不好意思,嚇到你了。」男子說。
男子皮膚黝黑,穿著休閒。「我是常到旁邊碼頭的人。這個倉庫這麼多年來很難得看到它開啟,有點好奇,所以想來看看...」說完,露出了一個憨厚的笑容。
「如你所見,是個普通的倉庫。」宜野座說道。他仍然面對著男子,等待著男子轉身離開。
中年男人盯著他的臉看了好一陣子,才開口說道:「你是這倉庫的主人嗎?」
「...不是。」
「...這樣啊。」男人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有些難解,過了幾秒,才總算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
男人停下了腳步,卻沒有轉過身,僅僅是停了下來而已。
「我有話想問你。」
男人聽到朝自己靠近的腳步聲,在腳步聲離自己僅一步之遙時回頭。
「什麼...事...」
冰涼的液體從頭上灌下,那股帶有辛辣的苦味他認得,是濃度甚高的烈酒。
「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宜野座朝男人頭頂倒完了一整瓶酒,順手將空酒瓶放在旁邊的地上。
「狡嚙。」

男人黝黑的皮膚、粗糙的五官、休閒的衣服出現了干擾訊號,沒過多久便漸漸消失,現出了年輕男子的模樣。
「好過份啊,宜野。」即使是經過許多心理歷程的狡嚙,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沒想到你也會用全身投影啊,看來你也被逼到絕境了。」
「我以為自己演得不錯,你是怎麼發現的?」
「直覺。」
狡嚙的表情僵了一下。「宜野,你...」
宜野座盯著那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伸出戴了皮手套的左手,抓住了對面的衣領,然後,
給他狠狠來了一計頭鎚。

「好痛...」
「是你撞過來的,你喊什麼痛啊...」狡嚙撫著自己充滿酒精味的額頭。

「我以為你現在絕對已經離開了,為什麼還待在這裡啊...」宜野座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
往狡嚙頭上倒酒時,也灑到自己鞋上了。
「...等看準了時機,我的確是打算離開的。」平淡的回答。
「那是什麼時候?」
「不能告訴你呢,你可是公安局的人啊。」
宜野座握緊拳頭。「就算是那樣...」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即將與外界隔離的事情。
「就不能單純地,當我是認識了十年以上的朋友嗎?」
狡嚙沉默了一陣子。
「抱歉,宜野。」
宜野座抬起頭看他,皺著眉頭。
「從那時候起,我就已經將原本身邊的一切都放棄了。」
「為了一個殺人犯放棄那些,值得嗎?」
「不是為了他,而是為了我自己。」狡嚙的眼神看起來仍然那麼堅定與誠懇。「我在西比拉系統統治的日本已經...沒有容身之處了吧。」
「是嗎...」

「真意外啊。」
「啊?」
「原以為你會更加激動地責備我啊。」
「我...沒有責備你的資格。
狡嚙看著宜野座,沒有說話。

...應該已經發現了吧,我將不再是監視官一事。

「宜野,你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宜野座笑了,「啊,考慮過了哪。其實基本上,是已經決定了吧。」
雖然笑容中帶有許多苦澀,卻沒有一絲勉強。
「...是嗎。」
「在那之前,還有一件想做的事...不,應該說是想阻止的事吧。」
「哦?」
宜野座脫下風衣,遞給狡嚙。
「頭髮...很快會乾吧。換上我的衣服,再使用投影吧。」
「宜野...」
「我啊,跟你認識那麼久了,一直以來...名次都是在你之後吧。」宜野笑道。「對於這樣的你,看到你的墮落跟逃亡已經夠我受的了。」

宜野越過狡嚙,走向倉庫外的車子。

「實在不想看見你被殺死,或者被禁錮一輩子啊,太難看了。現在的你,就該當匹奔馳在野外的狼,別像隻流浪狗似地給人捕抓了。」

 

******完****** 

 

小朱講到狡嚙現在在哪裡時宜野的反應

讓我深深覺得  其實宜野應該跟我這個觀眾一樣

覺得離開是他最好的選擇吧

(或許連小朱都是這麼想的也說不一定,兩人雖然關心擔心他,卻沒有要追捕的意思呢XD)

 

雖然我本來的確是想寫狡宜

例如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讓童貞宜兩個月後變成費洛蒙宜(爆)

(畢竟宜野的配對大多都沒有未來式啊...佐宜、縢宜、征宜、槙宜...其實連狡宜也沒有了啦。

難道這是最近朱宜跟醫生宜多起來的真相)

不過寫一寫總覺得   感情描寫安插在哪裡都很突兀XD

所以還是寫了當無腐看也完全OK的妄想文ˊ口ˋ

 

前面的OS看起來像是可憐的小孩被最後一個身邊的"人"拋棄了

其實我想描寫的反而是宜野那種無奈的豁達感

"啊  沒辦法怪罪給其他人了呢"

這麼想的同時,其實也有種不能再依賴自己以外的事物(如系統)的獨立感

雖然不是說這種感覺不苦澀辛酸,但我覺得跟鬱悶、自怨自艾是不同的

不曉得拙劣的文筆是否有把這種感覺表達出來呢(艸)

 

然後因為後期的狡嚙對宜野這個多年的好友實在太無情

看到竄改過的報告彷彿認為宜野是真心站在上級那邊一般

不會去為難小朱卻會為難宜野(我的感覺)

離開公安局時只給小朱寫信

連after story也是只打給小朱.........

.....因為這個人實在太無情我只好妄想一下當他看到宜野隻身前往倉庫時

還是想要去看看這個老友過得好不好

我是在幫狡嚙洗白嗎(爆)

 

↑話說本來是想用畫的。

可是圖一多,就懶得打草稿

前幾篇耍白爛的不打草稿還無所謂,這篇的話就有點杯具了(汗)

 

然後是說啊,其實在21播出前...

就在P網看到有人畫沒眼鏡、義肢執行官版的宜野了。

IRON

(呃 我又是不打草稿亂撇的  宜野對噗起)←沒誠意

21、22播出後更多人畫XD

大家都很會預測嘛XD

 

可是我啊

看到宜野手被壓爛的捏他(怨念)之後

 

 

 

滿腦子都是咎狗的艾瑪parody熊吉.gif  

EMMA-GINO(s)

描著圖畫的不多說。

 

對岸網友說了我才想起獨臂人還有個楊過(怎麼說楊過都該比艾瑪有名吧)

為毛我腦子裡只有艾瑪啊=V=.gif  都是宜野的錯

 

 

講到parody  一定要來一下眼鏡梗啊。

DTmegane  

圖依然是描著畫的不多說。

 

兩個月後氣質大變害我很想回去截舊圖把眼鏡修掉確認一遍

18集拿下眼鏡那幕就忽略吧拜託 雖然那張臉越看越可愛wwwwwww

 

待會來發東喰的網誌www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ni
  • 一回來就看見妳更新好驚喜ww
    第一次看妳寫文很新鮮也覺得寫得好棒//看得很開心wwwww

    宜野確實在最後 也被曾經最信任的系統給拋棄了呢
    不過他也已經發現系統是充滿偏見與缺陷的(即使沒親眼看見大腦們)
    在發現這個事實之後
    我想他心裡對父親與狡嚙被降級成執行官這件事
    曾經的怨恨(or類似怨恨的感情) 大部分也就消散無影了吧
    也因為如此 現在的他就算被系統降級
    他也知道 自己的價值不是完全以系統來斷定的
    所以他沒有任何崩潰之類的表現 反而是更有自己的主見了
    現在的宜野能夠用自己的眼睛看見自己的價值 還有自己身外的世界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看起來變得更加成熟的原因…。好帥////////
    (笑容中帶有許多苦澀,卻沒有一絲勉強。)←覺得這句話寫得真好//

    上面也是看完最終話的感想之一www
    之前剛看完22話 因為宜野實在太正導致我的妄想把理性都佔據了(艸)
    反而現在過了一星期 看妳的文
    才刺激了比較正經的感想..!(其實很意外XDD我以為會更加不正經##

    總覺得你這篇醫生也是關鍵字XDDDDDD出現好多次
    然後看到秘密基地我就笑了 本來以為會往英文數字發展
    結果意外是正常向(表面)的文XDDD
    狡嚙出現的方式GJ!!好有PP的風格
    確實兩個人已經相處這麼久 從口氣和動作就能知道對方是誰了吧
    但動畫後面狡嚙真的是絕情的不像兩個人是舊識…所以官方在廣播劇等等的地方
    描述兩人的好感情 只讓我在重看動畫的時候
    覺得有點難過而已…。
    好像那樣的感情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一樣…
    不過我深深相信狡嚙內心深處 還是掛心著宜野
    就像妳這篇描寫的..因為擔心 會回來看看…

    然後我還是覺得這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不妙的事情wwwwwww
    覺得狡嚙對坦然接受自己即將變成執行官的宜野 好感度會↑↑↑
    再加上兩人都知道 會有很久很久不能見面了
    所以就 (ry
    …總之這篇最後面 是給大家開放式想像嗎wwww 協助狡嚙逃亡&…
    想阻止的事…我在想是某要把我的猜測寫出來 不過還是…算了
    有點想直接問你w

    把酒澆在狡嚙身上 也算是一種洩憤吧XDDDDD看了蠻爽快的
    但是之後又擔心他感冒而把風衣給他 這樣的宜野超體貼的嗚喔喔/////
  • 我的更新速度完完全全地反映了我的宅度(得意個屁
    我剛看完22其實腦子裡時常在跑正經的東西XD
    那個時候兩人見面的這個梗就在成形了
    但是寫心得網誌的時候也因為宜野太正專心不能(爆)

    的確,我覺得後來宜野雖然不知道系統的真相
    但是已經用他的自身 經歷、感覺、直覺
    去體會到以前自己過度仰仗系統是錯誤的吧
    個人覺得與其說是發現系統是缺陷的
    更多的是他知道了比起數據要更相信自己的心
    大概也因為這樣
    他想繼續當警察 去維護以前的他無法維護的正義
    結局的宜野真的是坦率很多
    感覺就是很多地方都想開了呢///

    啊說起來其實我的文風是比較正經的。
    [刪除線]雖然圖是那樣[/刪除線]
    被發現醫生是關鍵字了(爆)

    真的,廣播越是推這兩人的歡樂劇場
    動畫看了就越難過
    這是什麼物是人非的感覺啊(掩面)
    比動畫沒有Dime狗狗出場還要殘念一百倍啊....

    其實澆酒只是宜野察覺到眼前的大叔是狡嚙使用了全身投影
    所以把他弄濕讓他現出原形而已
    一開始寫這段的時候我真的只有這樣想
    還有一部份就是覺得這樣的宜野很帥
    不過仔細想想終於洩憤了呢(爆)

    這個時候的宜野感覺已經有執行官的樣子了
    會說出"我憑直覺就知道是你啦"並立馬付諸行動
    然後剛好手邊只有大叔的酒這樣。
    所以要我說的話,狡嚙那時就查覺到宜野可能也走上自己的老路了
    至於給他風衣是我猜想衣服濕濕的無法順利投影
    狡嚙被發現的風險會增高吧www
    其實我真的沒想太多(爆)
    只是想寫出宜野最後看開 協助狡嚙逃開而已www

    哈囉某 於 2013/04/01 00: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