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05.27] 最近只有看官方app發的連載漫畫跟中文單行本,漫畫漢化跟動畫都停擺中,總之會非常地與世界脫節。

作者:nikkithedead

文章連結:Chapter 3 (連載中)  

CP: Derek / Jackson

背景時間設定在第一季末附近,不過沒有明確是哪些事件之間。

AO3 

按照慣例放一下有授權的証明~

第三章  霎時

從他在Derek那兒過了一夜-以及部分早晨後,Jackson認為他會忘記他,他不會再需要他了。他認為一切都會好起來。惡夢會停止,他也不會每天放學後醉醺醺地跑去樹林遊蕩……他可以把心思放回無聊的正常生活了。

他是白痴,徹頭徹尾的白痴。

一切並沒有好起來,沒有一件事好起來。事實上,所有事都變得更糟,而且是糟到見鬼的程度。

那些惡夢變得更加生動、更加強烈,Jackson會在半夜醒來,發現自己的下體被握在手裡,因他無意識的套弄而變得通紅發熱。總算解放後,他會吼叫,會咬著自己的嘴唇,不顧痛楚地對周遭胡亂捶打一通。

之前的確是很恐怖。他日日夜夜、無止盡地藏著一個恐怖、羞恥的秘密。恐怖、屈辱、可悲,這是之前的感覺。現在則更糟。因為現在不僅是病態的幻想,不僅是充滿情色的惡夢,而是真實的。或說它曾經是真實的。他不必幻想被Derek摔到牆上、被上到腿軟是什麼感覺,因為那都發生過了

現在他知道了那是什麼感覺,嚐過了Derek的滋味……他還想再嚐一次。之前他是很饑餓沒錯,甚至是貪婪。現在的他卻可以說是饑渴。

他的惡夢也不限於夜晚了,現在對Derek的幻想連白天也折磨著他。有時Jackson坐在教室裡課上到一半,突然滿腦子想的都是Derek,想著Derek如何把他像垃圾般撿起來丟到一旁,想著Derek緊抓自己髖部時那手指的觸感,想著Derek濡濕溫暖的嘴,還有跪在他身前時眼前的景象……

然後Jackson的心臟便開始狂跳,接著就冒汗,一開始是手掌,然後是全身。他的背和肩膀變得僵硬,下面也跟著硬了起來。於是他就這樣在化學、歷史或其他什麼課上到一半的時候,渾身冒汗、下身硬挺,像掉入陷阱一樣動彈不得。

屈辱好像到達了一個全新的等級。

這還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那個王八McCall。那傢伙就是不能只管自己的閒事。他認為Jackson得了什麼恐慌症,還一直想跟他談談,或者叫他跟Stiles談。Scott告訴他,Stiles知道如何應付這種情況。他當然知道了,Jackson厲聲說。如果他每天都要當Stiles Stilinski,他也會恐慌。

放學後,Jackson就在更衣室裡鍛鍊,因為他得做點什麼,因為他不要再回到樹林去,決不,再也不去了。他不要再像個笨蛋一樣跌跌撞撞,祈禱著Derek會發現他或者他會找到Derek,他不會再那樣做了。不再去樹林,不再見Derek,一切都不會再發生了。

他也許無法控制自己腦袋想什麼,但他可以控制他的身體-大致上可以。至少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要什麼。

他在鍛鍊的時候,旁邊沒有人盯著。這是很危險、很魯莽的,不過晚上喝醉了跑去有怪物在的樹林亂晃不也是嘛。而且他還不只是去亂晃,他去那邊是希望那隻最大、最壞的怪物能發現他。如果怪物沒發現他,他就自己去他。他也的確找到他了,還跟他做了,還玩了各種使他到過了三週的現在仍然腰痠背痛的姿勢。

所以當他想到這-這陣子他也沒怎麼想其他事-單獨一人練舉重好像也就顯得沒那麼魯莽。

當他將槓鈴高舉在頭上時,他低吟著,感覺到肌肉在燃燒、他的手臂在顫抖。裸露著的手臂和胸膛上形成了豆大的汗珠,他努力專注,並數著,三、四、五……他的肌肉感覺燒了起來,但他還是繼續……十、十一、十二……不夠,他還要做更多……十三、十四……
那火燒的感覺太過強烈,Jackson無法再承受了,他將那重物摔在後面的架子上,兩手無力地晾在身體兩側。他的手臂跟胸膛感覺好像真的被火燒了一樣,不過這痛苦他是可以接受的,至少此時他沒有在想Derek。他唯一不願去想的就是Derek,他接受痛苦、不幸、折磨,就是不要Derek。

Jackson躺在長椅上喘著氣,火燒的感覺終於開始緩和。就一下下,Jackson閉上雙眼。不過就只有那麼一下下,因為每當他閉上雙眼,Derek就會出現在那片黑暗中。

一分鐘後Jackson睜開雙眼,他的心臟幾乎要從喉嚨裡跳出來,因為不知道為什麼,睜開眼睛後Derek也沒有消失。不知道為什麼,他仍然出現在他模糊的視線中,用他一貫的神情注視著他。

Jackson往上看著Derek,他想自己終於崩潰了。他的癡迷終於從惡夢和白日夢升級成幻覺了,而且還是幻覺的最高境界。他不只可以看到Derek站在身邊,他還可以聞到他,Jackson熟知的那股淡淡的煙燻味和皮革的味道依附在他的肌膚上。他甚至可以感覺到Derek,以及一直以來將他引往樹林中的那奇怪又恐怖的感覺,就是這感覺帶領他去到Derek的屋子,即使他根本不該去,也不可能知道該怎麼去。

但是不對,Jackson清醒,他沒有崩潰,至少還沒有-Derek確確實實站在更衣室裡盯著他。Jackson也許是有些瘋狂和癡迷,但此時此刻他並沒有產生幻覺。

Jackson本能地要坐起,但Derek伸出手按住他的胸膛,將他推回長椅上。「搞什麼?」Jackson問。Jackson意識到自己已經在幻想Derek把他推到長椅上,是為了能夠爬到他身上然後在這裡上他,他感到有點羞恥,不過只是有點而已。天啊,就照這樣發展吧!他這幾個禮拜過得如此狼狽,這可以說是Derek欠他的。

Derek的眼睛往旁掃了下,Jackson順著他眼神的方向看著頭頂上的槓鈴。要不是Derek阻止了他,他可能就一頭撞在這東西上了。「……喔。」他說。Derek翻了個白眼並站直,Jackson滿臉通紅地坐起,這次有小心地避開槓鈴。

Jackson站了起來,抓取掛在牆上的毛巾,盯著Derek。「你在這裡做什麼?」他問,刻意用覺得很煩的口氣,說得好像他沒有一見到他就垂涎三尺似的。Derek才出現了兩分鐘,這幾週的”我已經忘了他”和”這一切都結束了”好像就都被拋到窗外。不過反正他也不曾相信那些屁話。

Derek雙臂交叉,檢視著他。「我是來跟你談談你那些恐慌症狀的。」他說。Jackson僵住。「我聽說情況很糟。」

Jackson咬牙切齒,「McCall。」他氣得半死。他要殺了那個死窮光蛋。

Derek對他冷笑了下,「Scott真的很擔心,他認為我在騷擾你,而且快把你搞瘋了。」Derek往前踏了一步,Jackson則往後靠在置物櫃上。Derek往前傾,兩手撐在置物櫃上,包圍住Jackson,俯視他。他不再笑了,Jackson的心跳加速。

「為什麼他會覺得這跟你有關係?」Jackson問,他開始感到恐慌、有些苦悶。他接近百分百地確定”讀心術”可不在狼人的特殊能力表上。「這沒有-」

「你跟我在一起的那天,後來你去上學了嗎?」Derek插話。

Jackson皺眉。「什-」

Derek猛然把手拍在置物櫃上,使其嘎嘎作響,嚇得Jackson跳腳。他重複他的問題,這次說得更大聲:「你跟我做了之後,去上學了嗎?」

「對……不對。對又不對。」Jackson嚷嚷,「我下午有去學校,不-不過我有先回家洗澡換衣服。」

Derek瞇眼,直直盯著Jackson,問:「你有洗澡?」Jackson立刻點頭,「那我看是洗得不夠徹底,Scott能在你身上聞到我的味道。」

Jackson睜大雙眼,這一點他完全沒想過。「什麼-不過,他只是覺得你攻擊了我而已!」他說:「他不知道實情,所以沒關係。」

Derek看向他處,Jackson看到他收緊了下巴。「不,有關係。如果他再聰明一點,他就會搞明白了。」Derek回過頭來,Jackson倒抽了口氣。Derek的眼睛閃著不尋常的藍光。「那樣可不行,你了解嗎?」

Jackson吞咽,稍微往前踏,跟Derek面對面。「我才要問你是否了解,我會在讓任何人發現之前先殺了我自己?」他問。

Derek眨眼,藍色光芒從他眼中消失,有那麼一瞬間,他看起來有些困惑。Jackson傻笑,將嘴唇覆上Derek的唇熱烈地吻他。他感覺到Derek的手順著置物櫃滑下,並抓住他的臀部,而他則是試著將身體往前頂,緊貼著Derek,但Derek抓著他不讓他那麼做,Jackson不甘心地唔了幾聲。

「不是現在。」Derek喃喃道,雖然他沒有移動,「不能在這裡。」

Jackson把手放到Derek的後腦勺,不理他。「就是現在。」他說,抓住Derek的頭髮讓他的臉稍微抬高,他感覺到Derek的手指陷入自己的臀,於是他更加熱情地吻他。「就是這裡……」

Derek的手指用力刺進他臀部的肌膚,Jackson大叫一聲,Derek往後退了些。「可能有別人會進來。」他說著,放開了Jackson。

Jackson磨著牙,挫折感在他體內沸騰。幾個禮拜了,已經過了幾個禮拜了,他一直如此想要他。現在Derek就在眼前,而Jackson裸著上身、渾身是汗,他幾乎已經做好昏死過去的準備,結果他還叫他”等”。「有人來的話你不是會聽到嗎?」Jackson咬著牙問:「或者聞到,或是其他你們這種怪物的能力什麼的?」

Derek盯了他一會兒,Jackson心想他大概在考慮要不要忽略他那傷人的話語。「如果我分心了就沒辦法。」Derek說著,又往後退了一步,好像這是全世界最容易做到的事。他當然選擇無視Jackson想激怒他的企圖。一如既往地,幼稚的辱罵和Jackson的不成熟是影響不了Derek的。「到我家見。」他說。

Jackson閉上眼,試著控制他的怒氣,只那麼一下子,當他睜開眼時,Derek已經不見了。

--------------------------------------------------------------------------------------------------

Jackson沒有對自己說他才不會去Derek的屋子,他當然要去。他甚至沒有沖澡,他隨意套上衣服,並盡快前往停車場。幸好距離放學已經超過一個小時了,他沒有撞見任何人,也幸好去Derek家的路上,他沒有撞到任何人。

他把車停在那昏暗的老房子前,Derek並不像他預期的那樣在門廊等他。

Jackson將保時捷的引擎熄火,緩動作踏出車外。「Derek?」他喊著,走上焦黑的台階,他四處張望,然後走上前去敲門。他的拳頭落在門上,門隨之而開,伴隨著一陣咯吱聲。聽起來很蠢,不過門打開的聲音讓他的背脊一陣發涼。

他走了進去,這完全違背他的理智判斷,不過他做的幾乎每件事都是這樣。腳下的木板跟門一樣發出響亮的嘎嘎聲,他每踏出一步就得對抗想逃走的衝動。因為他想要Derek的衝動更強烈一些,所以他沒有逃。他走上階梯,試著不去想這梯子在他腳下垮掉的可能性,或者整棟房子都垮掉的可能性。這裡沒有什麼東西看起來是牢固的,到處又暗又破,Jackson一輩子也不會明白為什麼Derek要選擇在這種地方生活

Jackson再次環顧四周,開始變得更加慌張。為什麼Derek不在?他的確是叫Jackson現在就到這裡來見他,對吧?不是一個禮拜後之類的,而是現在,就今天。

「Derek?」Jackson又喊了一遍,他的聲音混雜著恐懼和煩悶。「這一點都不好玩-」

突然有什麼東西像卡車一樣將他往後撞倒,Jackson大叫,他想起了在影片出租店和學校遭受到的攻擊,他試著爬起來,同時一股鮮明的恐懼向他襲來。他腦中不斷重複著要逃還是要躲?要逃還是要躲?他不可能跑得過狼人,但就算他躲起來,他也會被聞到-

他還沒做好決定,就被甩到牆上。牆壁搖晃著,他的肩膀和背都很疼,但他從未如此安心過。那不是在出租店攻擊他的那隻怪物,只不過是每日每夜在他的夢中攻擊他的那隻。Jackson從來沒有如此感激能見到某人。「你他媽王八蛋!」他大吼,這就是Jackson Whittemore表達感激的方式。

Derek對著他咧嘴笑,帶有屈尊與嘲笑的意味。「害怕嗎?」他問,好像這不夠明顯似的。

沒有。」Jackson冷笑,好像那不夠明顯似的。

「你有。」Derek一邊說,一邊稍稍前傾。他沒放開Jackson的前襟,把他牢牢按在牆上。不過Jackson的恐懼已經消失,憤怒也減退了,所以他開始覺得這沒什麼。「我能聽到你的心跳……好快……」他吻上Jackson的頸子。

Jackson呻吟著,頭往後靠在牆上,將他的咽喉暴露給Derek。「你為什麼要那樣做?」他閉上眼,低聲抱怨。Derek沒有立刻回答,不過沒關係,因為他正忙著舔弄Jackson的肌膚,弄得Jackson都忘記自己問了個問題。所以當Derek回答的時候,Jackson過了一秒才想起他在講什麼。

「因為你喜歡。」Derek說,嘴巴離開了Jackson的脖子,他看著他的雙眼。「你害怕的時候會興奮-」Derek舉起單手,秀出他的利爪,Jackson張大了眼。他那又長又尖的爪子放在Jackson的臉頰上,輕輕往下劃,Derek完全沒有用力,但Jackson仍然感覺得到那爪子有多尖銳。「你想要一個會讓你害怕的人來撼動你……一個能夠傷害你,而且傷害你的人,因為那就是你需要的……」

Derek的唇誘惑般地靠近Jackson,近到Jackson能感覺到他的氣息吐在自己的唇舌上……但又碰觸不到的距離。「那就是為什麼你會來這裡來找我……」Derek繼續說,他的聲音陰暗且低沉。「而不是像你朋友Danny那樣的人,或者Stiles……」

Jackson又閉上了雙眼,但立刻睜開盯著Derek。「Stiles?」他冷笑,心情介於驚嚇與不爽之間。「Stiles Stilinski?」

「不是,是另一個Stiles。」Derek說,Jackson持續瞪著他。「對,就是Stiles Stilinski。」

「在全世界的人類當中,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會跟Stiles Spazlinksi有任何關聯?」(註:spaz是怪人之意,因為我的人名都沒有翻成中文,所以這個梗也乾脆保留原文了)

有那麼一瞬間Jackson還以為Derek會笑-也許不是笑出聲,也許是噗哧的笑,也許只是嘴角上揚之類的。他的眼神中真的帶有一絲笑意,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並沒有笑聲隨之而來……不過,他的眼中曾有一絲笑意,而且不是在奚落或嘲弄他,而是真正的愉悅,真心的微笑(幾乎)。其實也沒什麼,但這可是”冰山”Derek Hale,所以感覺像是贏得一場小小的勝利。Jackson差點喊出「哈!你差點就笑了!你還是情緒的!我就知道!」他沒有喊出來,因為他突然覺得這很像是Stilinski會做的事,如果哪天他做了Stilinski會做的事或說了那樣的話,就在同一天他會吞了他父親的槍,打爆自己的頭。

「有冒犯到你嗎?」Jackson問,把話題帶回到Derek先前對他作的評論。「我會怕你這件事?」

Derek看著他,Jackson幾乎可以從他的唇間看到”對”這個字。但就跟之前的笑聲一樣,沒有發生。「不能說是”冒犯”。」Derek說道, Jackson也沒有預期到這點。Jackson等待著,但Derek沒有告訴他那該說是什麼

Jackson想問,但Derek一激烈、需索般地吻他,他就再也不在乎了。反正他也不想再聊天了,這不是他來這裡的目的。

Derek再度抓起Jackson的前襟,把他拉離牆邊。Derek把他往床上推,Jackson往後一跌,他的手在床墊上胡亂爬著,以穩住自己的身體。

Derek朝他走去,脫下皮夾克往旁一丟,此時Jackson已經硬了,他已經壓抑了那麼久,他知道自己大概再過個三秒就會高潮了。

Derek單膝跪到床上,看著Jackson很艱難地脫著外套,他壞笑了下。不知道為什麼脫個衣服感覺比平時困難許多,尤其是當Derek像在看餐盤裡的肉一般看著他的時候。

「天啊。」Derek低聲說,他翻了個白眼。看他可憐就幫他把外套給脫了,接著脫了他的上衣和褲子,對Derek而言一切是那麼容易

周遭的空氣很冷,全身上下只剩一條內褲的Jackson顫抖著。他用力吞了口唾液,看著Derek脫掉自己的上衣並向他接近-親吻他,Jackson是這樣以為的-但Derek卻是抓起他的手腕,將他的兩手固定在頭的上方。Jackson閉緊雙眼,他知道自己撐不久了,他感覺像是已經撐了整整個三個禮拜。

Derek抓緊了他的手腕,「Jackson,」他吼著:「不准射。」

Jackson收緊了下巴,「什麼-」

「不准射。」Derek重覆他的話,好像他在要求一件簡單的事,一件人體辦得到的事。他還不如說:「Jackson,一個小時不准呼吸。」

Jackson張開眼睛,瞇著眼瞪著Derek,小聲說:「去你的。」Derek抓著他手腕的手更加用力,Jackson大聲叫出來:「這樣更糟啦你這個白痴!」Jackson全身緊繃,腳趾痛苦的蜷曲著,兩腿在Derek身下扭動,他發現一件跟Derek的命令一樣蠢的事:他居然真的試著聽從他的命令。

Derek壞笑,這次真的傾下身去吻他了。Derek跨坐在他的髖部上,他的體溫在冷空氣中是種救贖。為了表達他的感激,Jackson與Derek接吻時咬了下他的嘴唇,Derek唯一的反應是一聲冷笑,好像覺得很有趣,Jackson居然在咬

「你真的很想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嗯?」Derek低聲說,改親吻他的脖子,不想被咬到覺得

「才不是。」其實是。

Derek放開他的手腕,把手放在Jackson的髖部將他往上拉拽。「告訴我你有多不想要,Jackson。」他的手指按壓著Jackson的背,

「慢慢說。」

Jackson瞪著他,「這公平。」

Derek微笑,Jackson看見他露出了獠牙。他感到頭昏眼花。「本來就沒有什麼事是公平的。」他往前傾,嘴唇滑過Jackson的脖子,Derek張開嘴,Jackson感覺到他的獠牙抵著自己,他倒抽了口氣。「告訴我啊,Jackson……」Derek小聲說著,歪過頭去親吻Jackson的鎖骨。他的動作很慢,很小心,Jackson因此知道他還沒收起他的獠牙。

Jackson叫出聲。「我現在只想要射。」他老實地說。

Derek抬起頭來,再次露齒笑,他的獠牙看起來變得更大了。Jackson感覺到Derek的一隻手往下移動,拉下他內褲的前端,並抓住他的東西,Jackson深吸一口氣。Jackson咬著下唇,如果Derek又要叫他”不准射”的話,他一定要殺了Derek。「吻我。」Derek說:「我就讓你射。」

Jackson猶豫了,他看著Derek那尖利、能致人於死地、完全有可能一個不小心把他的嘴給撕裂的獠牙。他不想受傷的慾望跟想解放的欲求互相角力了一番後,他還是向前傾將嘴唇覆在Derek的唇上。他盡量小心翼翼,但當他感覺到Derek的手開始套弄他的下體時,他的吻就變得快速、激烈。Derek的手既粗糙又乾燥,但Jackson只差一點就要高潮了,所以沒差。他搞不好光是看著Derek,或是聽Derek在耳邊低聲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去了……這種情況下,實際的肢體接觸只是額外加分。

可能是好奇心使然,也可能是找死,Jackson刻意將舌頭推入Derek的口中。Derek剛開始吃了一驚,而他則把這當作是鼓勵,他的舌滑過Derek的牙齒,刷過那又長又平滑的獠牙時,他繃緊了肩膀。

Jackson到達高潮了,他對著Derek的嘴呻吟著,他緊繃的身體抵著Derek抽搐著,他的唇劃過Derek的其中一只獠牙,但他沉浸在歡愉中,絲毫沒有注意到。

Derek注意到了。他用拇指抹過Jackson的唇,Jackson看到他手指上的血時,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但他仍在高潮的餘歡中,他並不在乎。他去了,是否受傷流血並不重要,至少接下來的三十秒生命還是美好的。

Jackson看著Derek拇指上的血,回想到他曾用類似的方式抹去Allison唇上那一點巧克力,他心想Derek會不會也把拇指放入嘴裡,像他當初吸掉巧克力那樣吸掉那上頭的血。如果他這麼做,Jackson肯定自己會再高潮一遍。

Derek把血抹到牛仔褲上,Jackson嘆了一口氣。他倒在床上,閉上雙眼,「幫我脫內褲。」他小聲說。

一陣沉默。他總覺得Derek現在在對他使臉色,大概是挑眉之類的。「你已經射了。」他說,好像他這樣就滿足了似的。「而且你快睡著了。」

Jackson傻笑,「所以啊,來對我無意識的裸體做些恐怖、羞恥的事吧。」他說。他知道自己馬上會恢復精神-要累垮他只去個一次可遠遠不夠,尤其是他這三個禮拜什麼都沒做。但他不否認他還挺喜歡這想法的。

「要不我們等個幾分鐘,」Derek邊說邊按照他的要求脫去他的內褲。

「然後我就把你壓在角落那個梳妝台上,把你上到連自己多機車都不記得如何?」

Jackson微笑,「非常好。」

--------------------------------------------------------------------------------------------------

Jackson的胸膛不斷起伏著,他累壞了,卻十分滿足。他深吸一口氣,讓肺裡充滿了Derek屋子裡的黴味和輕微的煙燻味。或許該煩惱這味道竟然開始讓他感到安心吧,但此時此刻他不在乎這些。

他渾身痠痛,身上到處是輕微擦傷、灰塵和煤垢。Derek房間角落的梳妝台被他們兩人的重量給壓垮了,他們如果在地上、在那堆碎片的包圍下做,肯定要一身傷,所以在那之後他們幾乎沒有下過床。

不夠,還不夠-Jackson知道自己很快就會需要更多-但至少在現下,他感到平靜。

Jackson感覺到有隻手臂環著他的肩,他皺了皺鼻子,聳肩把Derek推開。他怎麼就不能一個人好好地享受片刻寧靜呢?Derek在跟他做的是還沒摸夠嗎?「不要這樣。」Jackson小聲說,身體輕微蠕動著。

Derek嘆了口氣。「這事之後還會常發生嗎?」他問。

Jackson的肩膀僵住,他用眼角餘光看著Derek,Derek的眉毛因疑問而挑起,他的語氣中沒有一絲嘲笑。確定了Derek不是在嘲弄他,Jackson這才放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他僵硬地說道,眼光回到天花板上。他才不要再過一次像過去幾個禮拜一樣的地獄。去他的!

「我不介意。」

Jackson點點頭,努力維持著表情不變,這樣Derek才不會知道他聽到這句話有多放心。「那沒錯,」他說:「這事還會常發生。」

待續

--------------------------------------------------------------------------------------------------

雖然我現在這一部的OTP變成Stackson了,但還是很喜歡這篇文裡面饑渴的M小渴愛和看似S其實被牽著鼻子走的德瑞克XDDD

看作者說他計畫還會寫個4到5章.....

我還是那句話,看之後情況如何才決定要不要翻,話說我覺得第三章的結局也很好啊(驚)

 

是說前面看一看就忍不住想吐槽Derek

明明是你自己做完叫人家去上學的啊XDD人家去上學被聞出你的味道還怪人家囉wwww

但是不忍說原劇中的Derek就是像這樣讓人想不停吐槽他地自打嘴巴啊!!!!

所以這篇真的是完整重現原劇的Derek啊(爆)

 

第二季也快結局了,只好用力集氣小渴愛不會掛毛ˊ口ˋ

這麼渴愛的反派怪物哪裡找!(爆)

如果能讓主要角色之一(個人偏好Stiles或Lydia)變成他的主人,豈不是可以當作對抗往後boss的強大戰力!

(說是狼人的不完全體,可我怎麼看都覺得蜥蜴怪比較強啊XDDDD)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玖
  • 這篇的肉超帶感啊!!!!
    看完有種這2人莫名可愛的感覺XDD
  • 後面真的超可愛啊!!!!
    這兩隻絕對是會玩情趣遊戲的那種笨蛋情侶wwwww
    我都可以想像他們把梳妝台壓垮
    然後一邊笑一邊轉戰床上的畫面惹(抓頭)
    啊---好想寫肉文!

    哈囉某 於 2012/08/07 00:56 回覆

  • na4950
  • 版大請接受俺的膜拜啊!!!
    最愛DJ配!!!!
  • 窩喔 你好啊!////
    這兩人光是站在一起就很萌啦
    長相啦 身高差啦
    平時都很衰小的Derek只有在Jackson面前很威啦
    平時很跩的Jackson在Derek面前根本是受驚嚇的小鹿什麼的XDD

    哈囉某 於 2012/08/12 10:04 回覆

  • na4950
  • 典型的炸毛受和裝威攻(原諒我找不到適合的詞形容Derek...)
  • 裝威無誤!
    Derek每次都出場最威而已啊XDD
    接著不是衰小就是可憐兮兮或是衰小又可憐兮兮
    害我好同情他XDDDD

    哈囉某 於 2012/08/15 22:48 回覆

  • 澄澄豆♥腐
  • Jackson因該不是蜥蜴了吧!?後面好像變成了最爛那個狼(忘記叫啥只記得貝塔和阿爾法不知道是不是珈瑪)反正是藍色眼睛的.
  • 這我就要來解釋一下了~
    眼睛的顏色...Alpha肯定是紅色不用說
    其實Omega跟Beta都有可能是黃(金?)色跟藍色
    黃色是被咬的後天的狼人(Scott.Isaac.Erica.Boyd)
    藍色是先天的狼人(所以Derek割了Peter喉嚨之前眼睛是藍色的)
    (事後補ps.Jeff說的好像不是這樣,但他也說跟是不是Omega沒關係)

    Omega指的是沒有跟隨狼群的孤狼
    簡單來說就是落單的沒靠山的傢伙,所以才被認為是最低階的
    跟力量強弱應該是沒關係

    Jackson...現在因為自我認同的危機(笑)被Lydia解除了
    所以能夠從kanima進化成完全的狼人
    但是眼睛是藍色
    這點Jeff的推特間接證實了是為第三季舖梗www

    不過其實我好懷念蜥蜴啊(爆)

    哈囉某 於 2012/08/19 11:32 回覆

  • 澄澄豆♥腐
  • 大大或許你可以自己寫一篇文呀=ˇ=
  • 謝謝///
    其實我有寫啊XDDD
    不過是Stackson,現在比較喜歡這一對XDDD

    哈囉某 於 2012/08/18 01: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