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11.24] 最近完全是個手遊廢了。另外希望台灣能出版寶石之國漫畫,青文加油爭取啊XD

Stackson我新歡。

這篇本來是用破爛英文寫的,再翻回中文,所以大概會是非常彆扭的感覺(死)

是片段式,因為我只想得到零星的片段。

然後非常純潔

(一)

Stiles沒法停止思考。

他的腦袋永遠停不下來。關於狼人的所有事、好友深陷熱戀而自己卻是百分百純單身、上天真是超級不公平......當然還有Lydia。

講到Lydia,Stiles得聲明,會想到另外那個他完全不想要花時間去想的人完全是違背他本人的意願。

Jackson Whittemore。

Jackson甩了Lydia後(順道一提,這真是全天下最蠢的決定),Stiles本來以為他可以不用再想到他了。但事實證明他錯了。Lydia放不下對Jackson的感情,因此他不得不想到他,就跟往常一樣。

 

(二)

他想著Lydia的時候,背景總是些精靈啦、糖果山獨角獸之類的東西,Lydia完美到不應該出現在一般的場景中。

而當他非自願地想到Jackson時,沒有任何背景,有的只是一個疑問。一個煩了他很久的疑問:

Lydia到底喜歡他哪裡?(他不會說那是愛,不,那不是。顯然青少年要說愛還太早了。)

簡短形容Jackson:自大狂、跩得二五八萬、自戀狂,這些還只是客觀的說法。

他才不想知道Jackson有什麼優點,但與此同時,他又好奇得不得了。

 

(三)

Stiles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種時間站在學校的更衣室門口。

就算球隊隊友說的是真的,Jackson真的幾乎每晚留下來練習球技、鍛鍊身體,那也不代表什麼,改變不了他是個跩得二五八萬的自大自戀狂這個事實。

就算Jackson真有默默耕耘、努力認真的一面跟他也毫無關係。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球場,就因為更衣室除了一些衣物和袋子外空無一人。

他不知道他到底想看到什麼,直到他看見Jackson。

Jackson顯然已經練習有段時間,他滿身大汗,嘴角也因放在一旁的酒而濕潤。

Stiles換了個問題:他是該諷刺他還是同情他呢?

哪個白痴會在練球的時候喝酒啊?

 

(四)

Jackson獨自練習時似乎永遠都對自己感到不滿意,看到Stiles後他更加不爽了。

這兩人盯著彼此看,沉默了好一會兒,Stiles無法忍受沉默,所以他決定說點什麼。

「哇,我不知道喝酒可以增強球技什麼的,教練說的話我肯定是漏聽了?」

Jackson又盯了Stiles好一陣子,才開口:「你來這裡做什麼,STRINGSKI?」

酒精顯然影響了他的舌頭,更何況Stilinski本來就不是什麼好唸的姓氏。Jackson嚥了口唾液,將頭轉向別處,希望Stiles沒聽到他的口誤。Stiles當然不可能放過這一點。

「STRINGSKI?認真的嗎?Jackson?這沒那麼難唸吧?」

Jackson用力瞪向Stiles,雙頰泛紅,因為運動而體溫升高、酒精的作用、憤怒、不耐煩、感到丟臉。絕大部分是感到丟臉。

「STILES。」他加重語氣。

「...幹嘛?」Stiles不想承認,不過他並不討厭Jackson叫他名字的方式。

「你 他 媽 來 這 裡 做 什 麼?」

「喔,抱歉,我沒有看到球場的牌子上寫著Whittemore專用,還以為誰都可以隨時走進來亂晃呢!」

Jackson轉過身,懶得理他。

 

(五)

Stiles心裡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還有一個不太好的預感。

他越是想Lydia,就越會想到Jackson。越是想Jackson,就越會努力找出他的優點。

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在討厭他的同時,努力說服自己他有哪些優點......也許他只是想證明Lydia不是沒有看男人眼光的蠢女人。

是看到他的努力嗎?Jackson因為是被領養的(Stiles一開始很驚訝居然幾乎全校都知道這回事),所以做什麼事都很努力。他雖然是個又跩又自大的自戀狂,但他努力讀書、努力練球,他能當上長曲棍球隊隊長(現在是聯合隊長)兼泳隊隊長絕非偶然。

不過Lydia感覺更像是個結果論者。天生運動員和苦練來的運動員在她眼中是一樣的,這是Stiles對Lydia的直覺。

那麼Lydia到底喜歡Jackson哪裡?

這個問題似乎已經從單戀男孩的抱怨變成一個非常具體、實踐性的問題。

Jackson到底好在哪裡?

 

(六)

仔細想想Lydia跟Jackson還是有滿多共通點的。

家境啦、自信滿滿啦、向他人證明自己的慾望...不對,Lydia根本不需要向他人證明,她就是最棒的,這點劃掉。

大眼睛啦、性感的豐唇啦、好身材......

Stiles下意識盯著Jackson看。

在這之前他看著Jackson時,唯一能讓他開心的想法是:嘿,他並不是什麼都贏我好嗎?至少我比他高哩。

但現在他很難不去注意Jackson所有的細節,包括他小小的耳朵、臉上的雀斑、以運動員來講有點過細的腰桿。

要說分隔線是什麼,大概就是那晚球場上的對話吧。

拜託,他因為喝醉酒而大舌頭耶,這不是很....呃...可愛嗎?

好吧,也許像Lydia這樣精明的女王,就是喜歡Jackson偶爾蠢蠢的模樣,這Stiles可以接受。

但這並沒有終止他探詢Jackson優點的好奇心。

 

(七)

Stiles發誓,要不是那超級醒目的保時捷和不輸給保時捷本身的超醒目車牌...他絕不會注意到有個穿著西裝的醉漢倒在路邊。

這一身西裝筆挺顯然是剛參加了什麼有錢人的派對,Stiles猜測是他爸媽的朋友之類的,然後這個傢伙偷溜出來自己喝悶酒,八九不離十。

Stiles蹲下,抓起醉漢的手臂繞過自己的脖子,一邊打開後座車門,把醉漢丟進去。

這當然不像口頭描述上這麼輕鬆,Stiles做的重量訓練顯然不夠,光是讓Jackson的上半身躺在座椅上就很吃力了,而且頭還時不時頂到車子。

於是他腦筋一轉,走到另一側打開車門,抓著Jackson的外套領子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拖去。

他沒想到的是這麼用力一拉,Jackson的臉跟他有了個近距離接觸。

他低頭看著Jackson,醉得像死了一樣,有些紅腫的嘴巴還微微張開,有點性感之外還有點...癡呆?

不過他意外地覺得癡呆的Jackson很順眼。

 

(八)

如果現場只有你和另外一個人,那個人醉到不醒人事,而他的嘴唇微張,好像在對你說:「親我。」

那就好像身在一高樓樓頂,只有你和另外一個人,這個人看起來很悲慘,默默地站在邊緣,好像在對你說:「推我一把吧!」

你的答案會是:很想,但是不敢。

於是Stiles想出了折衷方案,可以不親吻Jackson,又能滿足對他那性感豐唇的好奇心。

他開始揉捏Jackson的嘴唇,時而按壓,時而把它們拉到變形,轉身一看四下無人,Stiles就玩得越發開心。

直到他完全確信Jackson不可能醒來,"不敢"兩個字似乎就變小了些,相對地"很想"兩個字就膨脹了。

Stiles再次確認四周,沒有人,腦中轉過很多念頭,連不在場證明都想好了,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親一個人要弄得好像兇殺案。

於是在滿腦子天馬行空的想法之下,他吻了Jackson。

-別誤會,我只是想知道接吻的感覺而已。

-天啊,對象是Jackson。

-但是錯過這次不知道何時才有機會親別人......

Stiles一邊跟自己在腦中對話著,一邊吻得入迷。

 

(九)

現在。

Stiles真的很想不管三七二十一說些有的沒的嘮嘮叨叨囉哩叭唆去煩Scott跟Derek。

他們在樹林發現渾身赤裸、昏迷中的Jackson,身上的傷口正以驚人的速度癒合,顯然不久前附近才發生了一場獵人與蜥蜴怪的大戰。

身材最壯碩、同時還是Alpha的Derek瞪著Scott,臉上寫著:看吧!不殺他,就是個麻煩!你們自己想辦法!

至於Scott則喘了幾口氣,默默地轉頭看著Stiles。

「幹嘛?幹嘛這樣看我?不要這樣看我喔。」Stiles忍不住囉嗦起來,他非常清楚Scott看著他的用意,他太瞭解Scott。

於是只好在Scott無語地繼續看著他的三秒後,翻了個白眼嘆了口氣,自認倒楣地把外套披在Jackson的檔部,彎腰抱起他。

-要是不喜歡公主抱的話可以用揹的。

-然後讓他的東西摩擦我的背嗎?不了,貞操要緊。

一如往常地在腦中胡言亂語。

「現在怎麼辦?」

「我們去Derek那裡。」Scott很順口地說。Derek想抗議,Scott用"你家最近"的堅定眼神阻止了他,真不知道誰才是Alpha。

 

(十)

「我現在真是二十分確定狼人的特徵裡面絕對沒有體貼這一項,尤其是對人類的體貼,絕對沒有。」Stiles一邊喘氣一邊碎碎念,Scott和Derek在他前方有段距離。

拜託,他是人類,而且不是一個每天練肺活量跟肌耐力的人類,而且他還抱著一個男人,相信不必再多說了。

每次覺得手臂快不行了,Stiles只好調整姿勢,讓肌肉休息一下。

幾次下來,Jackson開始發出哼哼,令Stiles已經在狂跳的心臟跳得更加用力。

「我的媽啊,乖孩子,Jackson,拜託你千萬不要在這時候變身,我還沒滿十八,附帶一提,我想活到八十...」

Jackson微微張開眼睛,盯著Stiles的臉良久,也許是在聚焦。

「S...tiles。」

「我還以為我又要被叫Stringski了。」Stiles不是對Jackson講話,他甚至在幾秒後才意識到Jackson醒來這個事實。

Jackson皺了皺眉頭,頭輕輕晃了一下。

「我才以為我又要被親了呢。」他小聲地說。

Stiles傻了,他站在原地,嘴巴大開,不可思議地看著像公主一樣躺在他懷抱中的裸男。

Jackson滿意地看著Stiles嚇傻的呆臉,用鼻子嗤笑一聲,又閉上眼睛,把頭靠在Stiles肩膀,嘴角還掛著微笑,很欠扁的那種。

Stiles現在心情很複雜。

他無法解釋,也無從解釋起,他只知道這之後他的生活,尤其是感情生活,大概不會好過到哪去。

----------------------------------------------------------------------------------------------------------------

其實真正有寫下來的部分只有到四XD

後面全部邊打邊亂想(喂)

跑去找Stackson文結果好多都是逆我CP有種哀桑的感覺

看起來小渴愛只有跟Derek或Danny配的時候才不可能當攻嗎....

我不懂歪果仁的口味啦

 

 

不忍說其實我一直很喜歡這種題材:

我不知不覺喜歡上我喜歡的人喜歡的人。(爆)

簡單說起來是本來視為情敵的對象最後卻占據了自己的心...這種感覺?

難怪有些人寧可被恨也要讓人牢牢記著他

那種被卡腦的感覺真的是XDD

 

這篇大概不能算是文的文

前面的背景是Jackson跟Lydia分手沒多久

一直到九才是現在(第二季)的時間點

雖然其實是第二季讓我妄想暴走

都說了第二季小渴愛各種糟糕啊(艸)

 

然後我非常驚恐的意識到我對小渴愛的感情(?)

就跟我對沒眼鏡的克哉差不多(爆)

我就是想看他受想看到攻是誰有幾個人是不是人類我都沒差了喔啊啊啊.gif 

偏偏小渴愛CP的fanart真是少到幾乎沒有  我....

只好自己腦內爆炸了。(爆)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玖
  • Stiles吵吵好嘴砲的部份真是完整重現wwww
    最後面小渴愛蹭蹭好有畫面感覺好像小貓啊(・∀・)
    不過Stiles真的有那個力氣公主抱他嗎wwwww
  • Stiles表示他的手臂快要爆炸了不過可以的!(爆)

    Jeff好像說過Stiles確實有一點過動症
    所以動作或是講話常常會停不下來這也是他的一大特點XD
    其實我還滿愛看Stiles碎碎念還有講一些諷刺的話
    正如Stiles所說他就只剩諷刺這個絕招了wwww

    我喜歡小貓小渴愛wwwwwww
    而且是嘴巴賤表情欠揍但是行為表現像小貓一樣的小渴愛(爆)

    哈囉某 於 2012/07/21 02:2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