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11.24] 最近完全是個手遊廢了。另外希望台灣能出版寶石之國漫畫,青文加油爭取啊XD

作者:nikkithedead

文章連結:Chapter 1 (連載中)  

CP: Derek / Jackson

背景時間設定在第一季末附近,不過沒有明確是哪些事件之間。

AO3  

7/16得到作者授權了^^ 所以文章開放囉!(我的留言裡有文法錯誤請忽略www)
  

第一章 餓

 

Jackson在更衣室內,正準備沖澡時,他聽到身後有個聲音。即使還沒轉過身去,他也知道那是誰,但他告訴自己他錯了。那不是他,可能只是清潔工來看這裡使用完了沒,他才好打掃。也可能是教練,或是哪個隊友,可能是任何人,唯獨不可能是他。

「Jackson,」

Jackson雙眼緊閉,抓緊了圍在腰邊的浴巾。他的聲音很好辨認,低沉陰暗,近乎粗野。光是他的聲音已足夠讓Jackson心跳加速,但真正使他脈搏狂跳的,是他們之間的近距離。

像Derek這麼高大的人應該不可能在如此高速移動的同時,還不發出任何聲音。Derek才進入更衣室不久,但當他出聲時,他們的距離近到Jackson能感覺他的吐息落在自己後頸,就在Derek造成的三個爪印的結痂處。「轉過來。」他命令道。

Jackson收緊下巴,維持原地不動整整三秒。因為他可不是那種可以任人使喚的傢伙,他是Jackson Whittemore,他只受自己控制。如果他轉身了,也是因為他自己想轉,而不是因為Derek叫他這麼做。

Jackson轉過身來,並希望這三秒代表的意思有傳達給Derek了。

Derek的臉距離他只有一吋不到,Jackson往後退,靠在身後的置物櫃上。Derek又更加靠近,一腳踏進Jackson試圖在兩人間保留的空隙。Jackson嚥了口唾液,看著Derek的鼻孔以及他直直盯著自己、閃爍著猛烈敵意的雙眼。

「我─我不怕你。」Jackson說。因為Derek的表情正告訴他:你應該感到害怕。

Derek間不容髮地回話,「不,你害怕。」

Jackson再次吞嚥,聽著自己胸腔中狂亂的心跳聲。Derek看著他,他臉上一閃而過的壞笑,使Jackson知道Derek也聽到了。他知道他在說謊,裝模作樣沒有任何意義。因為Derek能聽到他劇烈的心跳,還能聞到他正在出汗。

不知怎麼地,知道這件事讓他激動了起來。

「聽著,我和Scott不是朋友,好嗎?」Jackson先開口,「我不知道他在哪,或他會去哪裡或他做的任何事情,你何不乾脆─」

「我不是來找Scott的,」Derek打斷他的話。他們明明已經夠靠近了,也不知Derek怎麼做到的,居然又朝他走近了一步,把他牢牢壓在身後的置物櫃上。Jackson渾身僵硬,Derek把手放在他的髖部時,他震驚地倒吸一口氣。「我是來找你的。」Derek的手指蜷曲在Jackson的浴巾邊緣。Derek的手指碰觸到他的肌膚時,Jackson的呼吸加快,他的胸口抵著Derek的胸口不斷起伏著。「一直都是你。」

Derek輕輕一拉,Jackson的浴巾便隨之掉落。

--------------------------------------------------------------------------------------------------

Jackson驚醒,用力喘息著,並發狂似地拼命環顧四周。當他發現房間裡只有自己一人時,他既疲倦又失意地嘆了口氣,然後他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又來了。

Jackson向前傾,將臉埋進雙手中。現在要他再睡著是不可能的了,他幾乎記不起一夜好眠是什麼樣的感覺。

這一個月來他一直在做這些夢,甚至在他知道Derek和Scott的真實身分前就開始做夢了。它們一開始是惡夢,且就某種意義而言,現在仍然是惡夢。Jackson仍然會渾身大汗地醒來,感到害怕,不停顫抖......但感覺變得不太一樣。他感覺更加饑餓

Jackson只能讓自己這麼去想。如果他能按自己的想法來,他才不會去思考任何關於這些夢的事,一點都不會。但他早已放棄嘗試掌控自己想些什麼、腦袋沉迷於什麼了。所以如果他必須去想Derek Hale和他來自的那個充滿惡夢與怪物的世界,至少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解釋這些想法。

因此當他夜復一夜地醒來,臉龐被眼淚打濕,皮膚被汗水沾濕,內褲──

當他像這樣醒來時,他拒絕說這是需求或欲望在撓...不,不是撓,而是另一個字──住他的胸口。那不是需求或欲望。那是饑餓。饑餓是他在想這件事時唯一接受的說法。

饑餓是不受控制的,你餓了也不是你的,但饑餓也不能就這麼被忽略。

--------------------------------------------------------------------------------------------------

球隊練習結束後,Jackson會到樹林中到處亂晃。他帶著養父的酒瓶,一個小時後他就在樹木枝幹間跌跌撞撞。從他開始做那些夢以來,這成了他放學後的例行公事,好像他完全沒有其他事需要掛心。長曲棍球,學校......Lydia,Allison或Scott,他曾經在乎的那些事,現在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總在惡夢中煩擾著他、讓他以各種方式顫動著身軀的,那黑暗的、低吼著的身影。

最初幾次他發現自己在樹林中蹣蹣跚跚的亂晃,Jackson告訴自己他不知道原因。他可不是漫無目的亂跑到這兒來的,而是有某種他無法否認的東西在牽引他。至少過了一個星期後,他才承認自己十分清楚必須來樹林裡的理由。

樹林是Derek的地盤。不只是Hale家財產的那一部分,而是這整座樹林。Derek狂奔經過這兒的每一棵樹,每一根斷落的樹枝都曾被他踩得啪啪作響。在這裡,他無所不在,泥土中、樹葉裡,潮濕的空氣中。而Jackson體內的某中東西需要透過呼吸來感受他──感受Derek──在他的肺裡、他的體內。

Jackson被一特大的樹根絆了一下,他往前倒,一根細枝劃過他的臉頰。在落地前他伸出雙臂,讓手掌和膝蓋吸收了大部分的衝擊。

他咕噥了一聲,轉了個圈,背朝地倒下。他可以看到他的酒瓶就掉在離自己幾呎的泥土上,接下來的一小時內,把酒瓶撿回來似乎是他唯一需要起身的理由。

Jackson向上望著那些樹木,看起來好像從他躺著的位置不斷延伸到黑暗的夜空裡。

他聽到不遠處有樹枝斷裂的聲音,他驚坐起來,不停地看向四周。Jackson豎起雙耳,雖然他知道如果那是,他絕不會聽到任何聲音,除非他故意讓他聽到。

Jackson的心臟不規律地跳動著,他向後靠在一棵樹上,深呼吸。那不是他,他不知道剛剛移動的是什麼,但那不是Derek。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知道的,但他就是知道。

Jackson吸了口氣,茫然地抓了下後頸。

Jackson每天來森林裡還有另一個原因,不只是想處在那個人曾到過的,或屬於那個人的地方,而是更加可悲的原因。Jackson光是承認這件事就感到痛苦,因為他太了解這個理由本身有多麼可悲。

想到Derek發現他在這兒──醉醺醺、獨自一人、毫無防備的──這想法使他感到害怕,讓他心臟跳得像是要逃出他的體內一般,讓他睜大睜圓了的雙眼中充滿熱淚,他能感覺到恐懼充滿了他的身體,並使他感到暈眩。

Jackson覺得自己除此之外不想要其他事物。他討厭用這個詞,「想要」,但他就是想要。他想要Derek發現他,就和他不停做那些夢和想著那個人是一樣扭曲的理由。

他的心跳漸漸變緩,他離開方才歇息的樹旁,走向酒瓶掉落的地方。

天黑了,他早該回家了,森林裡很危險,尤其是在晚上。

Jackson從地上撿起酒瓶,又灌了一口酒,繼續深入樹林中。如果Derek不發現他,那麼他就去找Derek。

--------------------------------------------------------------------------------------------------

Jackson跌跌撞撞來到他的土地時,Derek已在門廊等他。他雙手交叉於胸前,拉長了臉,他的不悅在刺眼的黃色燈光下看來更加明顯,但Jackson覺得他眼中也帶有一絲好奇。

「你在這裡幹什麼?」

Jackson嚥了口唾液,無助地仰望著Derek,「我不知道。」他說。

Derek看著他,瞇起雙眼,「你怎麼知道我住的地方?是Scott告訴你的嗎?」

「我─我不知道,」Jackson重覆剛剛的話,「我就是...知道。」他又搔了下後頸。

Derek繼續盯著他,眼中的怒氣暗淡了些。「你不會是來變成我們的一份子吧?」他問。「Scott告訴我你在威脅他。」Derek的雙眼閃過微光,Jackson感覺到熟悉的恐懼爬上他的背脊。顯然威脅Scott等於威脅到Derek。「抱歉,我也不能實現你的願望。」

Jackson聽見自己血液沸騰的聲音,那句「我不能實現你的願望」在他病態的腦中不斷盤旋,其他話語都被忽略。

Derek大概是決定就此結束這段對話,轉身要走回屋裡。Jackson踉蹌地跟在他之後,東倒西歪地踏上台階,「不,你可以!」

Derek在門口停下,轉頭斜眼看著他,再次說:「我不能。」他走進屋子,手一揮正要關上門,但Jackson趕在門關上前伸出手抓住它,Derek這次並沒有阻止他,Jackson就把這當作是邀請,跟著走進了他殘破的家。

「等等,我需要──」

Derek突然將他推到牆上,Jackson吸了一大口氣,他的身子因受力而搖晃著。「我告訴過你,我不能給你你想要的。」Derek對他大吼,「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Jackson眼冒黑星,好不容易才聚焦到Derek臉上。這跟他那些惡夢很像,只是更糟,因為這是真實的。他可不只是夢到Derek把自己推到牆上,手壓在自己的胸膛。這雙手隨時可能變為利爪將他撕碎。

「我─我需要......」Jackson結結巴巴的,努力讓自己說出文法正確的句子。他真不該沒有個計劃就來這裡的。不,他根本不該來這裡。但Jackson一直都是這種把他該做的事放在後頭,想做的事放在最前頭的人。「我需要你給──」

Derek咬牙切齒地再度把他甩到牆上,「"我不能"這三個字你是哪裡聽不懂?你找錯人了!」

Jackson微微張開嘴,但沒說話。如果他是Stiles Stilinski,他也許會對Derek說的話開個玩笑,但他不是,謝天謝地。

想起Stiles Stilinski和他愚蠢的嘴臉掀起了他體內一絲怒氣,隨著怒氣而來的是一絲自信。雖然少得可憐,但那一絲絲的自信提醒了他他不是Stiles Stilinski,那個講話結巴又笨拙的班上的小丑。他是Jackson Whittemore。

「你沒有在聽。」Jackson的口氣就像平時一樣自信滿滿又惱人,彷彿他是故意用這種口氣說話的。「我不是在說那個。我才不想要你咬我。」

那是謊話,但這並不重要。重點是那不是他現在身在此處的原因,他有更緊迫的事情要處理。

Derek把臉逼近Jackson,瞪著他。他的鼻息重重落在他臉上,「那你想要什麼?」

Derek靠得很近,太近了。在Derek呼吸的熱度和他凌厲的眼神之下,Jackson先前對自己的克制似乎要萎縮甚至消失了。Jackson無法阻止自己去實現他所有過最糟糕的主意,他向前傾,費盡力氣地將嘴唇覆在Derek的唇上。

這大概是他所做過最蠢的事情,但他走投無路,一個極度飢餓的人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也會啃掉自己的手臂,挖出自己的喉嚨,只求解脫。

Jackson親吻Derek不是因為他想要或需要,而是不得不。他吻著他,感覺到自己的心終於屈服而爆炸了。他的心已經受夠了反抗,受夠了狂跳、掙扎,而Derek的嘴唇和鬍渣的觸感,讓他的心就這麼炸開了。

那些夜晚,那些惡夢以及在更衣室中戒備地看著身後,在森林中漫無目的地亂晃、既希望又害怕被一個殺人兇手發現。他倒沒怎麼想過親吻Derek會是什麼感覺,說真的。

現在他知道了。親吻Derek感覺就像快死了一樣。

Derek似乎還能控制住自己,他往後退並把Jackson甩回牆邊。他的指節用力壓進Jackson的胸膛,鼻孔隨著呼吸劇烈地縮放。「這是在搞什麼?」他問,搖晃了下他的身體。「你了嗎?」

Jackson花了點時間才有辦法回答,因為他的心還在想辦法跟上剛剛發生的事情,等跟上了,他突然想到這一吻當中也許是最重要的一點。「你親回來了。」他說,甚至還傻笑了一下。

Derek這次盯了他較長一段時間,接著放下按在他胸膛上的手。「回家去吧,Jackson。」他說,同時往後退了一步。

Jackson張著嘴,「什麼?」不應該是這樣的。Derek不應該退縮,他應該要把Jackson丟到地上,撕破他的衣服然後對他做一些會讓他隔天早上渾身是傷、發疼的事才對。

「你喝醉了,還受傷,而且你比我所想的要失常多了。」Derek的拇指劃過Jackson在樹林跌倒時臉頰上的傷口,Jackson痛得倒吸了口氣,別過臉去,Derek則搖了搖頭。「回家去。趁我還沒做會讓你後悔的事前。」Derek再次轉身走開,沒有回頭注意Jackson是否有離開,好像他根本不值得他的注意。

Jackson的內臟因怒火和痛楚而翻攪,他衝上前去抓住Derek的肩膀,Derek一轉身,Jackson便再度親吻他,這次更加激烈。他把全身的力量壓在Derek身上,試圖把他從樓梯上拉回來,但Derek並沒有被牽動。

Jackson放開他,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臉都漲紅了。「你就不能投降算了嗎?」他大叫。在他的惡夢中這從來沒有這麼困難,他從來都不用這麼費力

Derek搖頭,「你醉了。」他又說了這句話,好像這很重要似的。「你如果沒喝醉的話就不會來這裡了。」

Jackson看著Derek,笑了。「我當然不會來。」他說,不時地嗤笑著。「要來這裡喝醉是唯一的辦法。如果我是清醒的,我會在家裡用頭撞牆,然後希望自己喝醉了,就可以不顧一切地來這裡。」

Derek挑起一邊眉毛。「你連跟男人都有做過嗎?」他問,他的口氣聽起來像在暗示他有過,這想法讓Jackson的脈搏加快。

Jackson一邊搖頭一邊靠向Derek,他顫抖的手放在Derek的兩腿間,Derek的全身似乎都僵硬起來。「沒有。」Jackson喘息,仰望著Derek的雙眼。「但我不想跟男人做。」他說。「我想被野獸上。」

之後兩人間沒有什麼對話。

Derek幾乎是用拖的把Jackson帶到他樓上的房間,並把他往床上丟。他沒有撕破他的衣服,但其他方面,他就跟Jackson夢到的一樣粗魯強硬。他太強壯,太佔優勢,Jackson甚至不想白費力氣反抗或掙扎,就算他痛得快要昏過去。尤其是痛得快昏過去時。

Jackson沒有一秒是不害怕的,Derek親吻他的時候,他的吻往下移動時,他的舌掠過他的胸膛、舔弄他的肚臍時,或者Derek暫停動作,再次親吻Jackson之後又往他兩腿間移動、從他視線消失時。他沒有一刻忘記這個跟他在一起的男人是個可能殺過人的怪物,而且如果他想的話,現在就可以殺了他。Derek可以對他做任何事,而Jackson完全無法阻止他。

Jackson從來沒有過這種解放的感覺。這麼多年來,這是第一次他不用掙扎、反抗或努力,因為那都毫無意義。他無法掌控,因為這一切都掌握在Derek手中,他完全是被掌控的那一方。

結束時,Jackson有種四肢被撕裂,卻接不太回去的感覺。他全身都在痛,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痛楚,有些地方他還從來沒有痛過。他像被內外反轉過一遍,把他抑制許久的沒用的感情和恐懼都掏空了。

他躺在Derek的床上,盯著上方骯髒、被火舌侵蝕過的天花板,他的胸膛穩定地起伏。在他睡著前,最後感覺到的是Derek的唇,以及他的鬍渣輕柔地摩蹭著他的脖子。

這是他一個月來睡得最好的一次。

(待續)

--------------------------------------------------------------------------------------------------

淦!我終於翻完第一話了第二話滿滿的H還不知道該怎麼翻

先來說說翻譯這篇文....說推廣也是推廣,其實就是想跟人分享超讚的小渴愛受而已(艸)

這篇的小渴愛超棒的好想揉揉捏捏舔舔(冷靜點

然後是說我的翻譯其實重點在讓人看得懂,所以有些地方會跟原意稍稍不同,
主要是因為我實在不知道原本的意思該怎麼翻成中文(對不起,我中文實在太差了orz)

也有些地方其實是私心,例如第三段一開始帶著養父的酒瓶,其實原文裡只有寫到father。
但是Jackson's adopted這個點在我心中實在太大點(?)了我完全無法忽略或不去強調
說起來Jackson會如此渴愛,身為養子是一個很大的原因啊!!!!

然後是說在文還沒翻譯完的期間,我不小心夢到了Stiles x Jackson (艸)

小渴愛果然百搭款啊!!!!!!

 

然後說一下關於文的內容

關於小渴愛的夢我需要解釋一下(其實自己本來也忘了)
文中說小渴愛知道狼人的真相前開始做的夢顯然不是文中寫的這個夢。
因為這個夢明顯是105+110 DJ片段的衍伸(而小渴愛是109發現狼人的事的)
但在那之前(影集中)小渴愛確實有做一些夢
湯不熱網友瘋狂討論的小渴愛夢到Hale家大火也是109透過口述說出來
(原來沒畫面,怪不得我不記得)

所以小渴愛確實是一直在做惡夢
然後文中那個夢的場景本來是想截一下應景的,但就在這節骨眼上發現105的檔案毀損了
只好來放以前捏他文連結

105的畫面可以看我之前寫的102-107那篇(Derek把裸上身只圍著毛巾的小渴愛壓在置物櫃上)

然後110是小渴愛抖抖說我不怕你結果被Derek說你怕~

 

話說小渴愛那句"I want to get fucked by a beast."讓我炸了
害我埋在心底許久的人獸魂都跑出來了(不是早就跑出來了嗎)
但是這部的狼人超醜 Werewolf!Derek還沒有眉毛所以又萎了

 

另外一件不得不說的事,
就是用股溝翻譯看這篇文真是超棒唷wwwwwwwwwwwwwwwwwww(ㄍ

 

最後是說,
其實現在滿腦子都是tag#Jackson my bby kanima(呃我205雷了)但是我會說話算話把這篇文翻譯完的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玖
  • 能看到我好感動!!!!!
    小渴愛完全斗M還做出人獸發言害我都要突破天際啦!!!!!
    衰小克還要小渴愛百般引誘你是不是男人啊(诶XD
  • 斗M又傲嬌的小渴愛完全我的菜!!!!!!!!
    阿玖請跟我一起突破天際wwwwwwwwwwww

    衰小克大概在糾結小渴愛還未滿18歲這件事(爆)
    但是在東歐16歲就可以結婚生子啦!!!!!(ㄍ

    哈囉某 於 2012/06/30 19:36 回覆

  • 森
  • Jackson居難如此性感(鼻血
    渴望痛苦的表情在我腦中轉啊轉,救命!
  • 你好~XDDD
    這篇就主打性感M受小渴愛wwww

    我最愛的部分就是因為小渴愛在平時為了得到更多的關注與愛
    做什麼事都很努力都在struggle(念書什麼的就...=_>=)
    但是在這裡因為掙扎也沒用所以放棄掙扎
    反而感到解放
    這種心境真是(艸)

    看了都不知道到底該給他拍拍摸摸還是揉揉捏捏(艸)
    總之小渴愛受超棒啦wwwwwwwwwww

    哈囉某 於 2012/07/01 10:05 回覆

  • Iris' Joke
  • Jackson太帥了一開始還真沒辦法把他當受,但攻是''那隻''alpha就另當別論啦!
    感謝您的翻譯!
  • 不客氣!!:D

    Jackson我在喜歡上他之前就覺得他是受了(爆)
    不過這是個人喜好的問題XD
    其實妳如果細看他的性格就會發現他很適合做受啊!(推銷
    表現得自戀其實很自卑
    外表光鮮亮麗其實內心殘破不堪
    好像以自我為中心
    卻被官方形容做"有想取悅他人的傾向"(雖然應該是指在各方面表現突出以取悅養父母啦XD)
    真讓我想盡情欺負他(喂)

    所以第一季裡被眾人欺負(?)的Derek也只有在他面前特別威XDDDD

    哈囉某 於 2012/09/13 09:5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