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篇文...怎麼說,雖然很普通,但是對我而言意義非凡。因為他是在非常艱難的情況下出現在我腦中的...抖 
詳細的梗如果是噗友應該懂啦,就是這篇啦,可惡!(掩面)

 

然後我發現我的文真的攻受都明顯不起來,亞家搭~
那麼總之是又市跟百介。

********************

嘩──嘩──嘩──

這場雨,看樣子暫時都不會停了。山岡百介傷腦筋的看著旅館老闆,後者也同樣傷腦筋的看著他。

已經沒有空房了──老闆這麼說。

百介為難地看向門外,正打算說些什麼,突然見一人影撐著傘慢慢走來。

看樣子是倒楣的同伴呢,老闆又要更加傷腦筋了。

來者穿著一襲白衣,作行者打扮,頭上綁著修行者的頭巾,胸前掛著一只偈箱。老闆看清來人的臉,立刻展開笑顏招待道:「這位御行大爺,您回來啦。雨這麼大,正擔心您是否淋濕了呢。」

「又市住在這間旅館嗎?」百介問,招呼也忘了打。

「喲,這不是作家先生嘛。怎麼淋得像隻落湯雞似的。」

這位先生是御行大爺的熟人嗎─老闆問。

「是嗎,沒有多的房間了啊。那麼作家先生就先到我的房間避避雨吧。」又市淡淡說道,接著逕自往房間走去。

百介向老闆點了點頭,快步跟上。

 

 

「也真是巧吶,沒想到在沒接受任何委託的時候,也會遇到寫書的先生。」又市拆下頭巾,擦了擦噴濺到手上的雨滴,似乎也懶得再將頭巾綁回去,就將它晾在一邊。

啊,頭髮又長出來了──百介心想。

百介忍不住盯著又市新長出的短髮,一面心想這男人頭髮長得也真快,一面下意識地說了──也沒那麼巧,我算是跟著足跡來的。

足跡?又市疑問。

百介突然回過神來,慌張地一會說不,一會說是......最後吞了口唾沫,冷靜下來說話。

我是跟著你的足跡來的。

 

 

哦?

回覆非常簡短,口氣也不太驚訝,看來又市不是早就料到,就是不太關心。這下子,鼓起勇氣說出那話的百介反而尷尬了。

過了半晌,或許是覺得無聊,又市才又開口──為什麼?

「因、因為......」

「是因為書吧?跟著我們到處蒐集寫書的材料。」

「那也是原因之一......」

還有別的?

又市終於有些好奇地看向百介,後者垂下了臉,看起來似有什麼羞於告訴人的心事。

「啊,是這樣啊。」又市突然用奇怪的表情笑道,「先生,這樣不行啦!不更有氣魄一點的話,阿銀那傢伙看不上眼的。」

這、這和阿銀小姐沒有關係......百介低著頭說。

「我、我啊......喜歡的人是又市你啊。」

 

 

又市眨了下眼睛,突然改以浪速腔說道:「在說什麼呀......」

好像是在驚慌的時候會刻意改變腔調,來掩飾自身的慌張吧,想想也真是可愛呢。

不過這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能顛倒是非黑白的詐欺師豈會讓自己一直屈於劣勢,待慌張過去後,又市突然笑著說:

「啊,是這樣啊,原來先生是那種人呢。我雖然聽說過不少,但親自遇到還是頭一回,那麼或許先生能替我解惑囉。」

百介看著又市的壞笑,回道你也有疑惑的事?

「是啊,我一直很好奇,一個男人怎麼像女人一樣誘惑男人,或者該說是......引起男人的興趣。舉例來說,見到裸身的美女,男人自然會感到興奮。但裸身的男人也會這樣嗎?真是好奇。」

這是找碴。百介心想。又市並非真的好奇,或許只是想看百介鬧笑話而已。

 

 

「就算你這麼說,但是......對又市而言,怎樣的人才會讓你覺得性感呢?」百介問。

連阿銀那麼性感的女人,在又市的身邊也彷彿只是個吵嘴的同伴罷了。

說的也是呢──又市搓搓下巴,微笑道──例如一個女人正在寬衣,卻擺出欲拒還迎的表情,雖不以正面對人,卻又默默地瞅著對方,喏,這不就很性感嗎。

意外的普通呢,這個男人眼中的性感。百介在心中驚訝著,表情沒有太大變化。

「啊......像這樣?」

百介轉過身去,把外衣褪下,自認看起來有幾分羞澀。

 

一陣沉默。

喂,你倒是說句話啊──百介往旁瞅著又市,只見後者低垂著頭,一只拳頭撐著地面,渾身顫抖個不停。

百介無語地看著憋笑憋得好像很痛苦的又市,後者發現了前者的眼光後,更是放膽大笑出聲。

「哈哈哈......抱歉,作家先生,你十分不擅長呢。」

見又市憋笑到眼角都泛淚,百介卻只覺得這樣的又市......真的很可愛呢,毫不在意自己被取笑的事。

「不擅長也是自然的,我並沒有這種經驗啊。」等看夠了心上人惡意的笑臉,百介這才不服氣地說。

這不是靠經驗的──又市笑著說──你看,像這樣......

 


又市稍微側過身,慢慢退去行者的白色上衣,但腰帶並沒有鬆開,僅僅露出了白皙的上身。

又市的體格很好。

百介從之前就這麼想了,親眼看到仍不免讚嘆一番。與他的臉蛋相稱的體格,少一分則顯得有些孱弱,多一分則顯得過壯。

接著是他的表情,不得不說這詐欺師連表情都作得很完美,雖然嘴上似笑非笑,兩眼卻直盯著百介,眼中倒彷彿帶有一絲笑意。

「百介先生,難道......興奮了嗎?」又市笑道,平穩的語調此時更加刺激百介。

明明平時都作家先生啊、謎題先生的叫,這時候卻叫我的名字,太奸詐了啊──百介想,忍不住起身一撲,將又市壓在身下。

 

 

再張開眼,眼前是一片黑。

不,正確說來是因為兩眼靠物體太近,而什麼都看不見。

百介抬起頭來,發現自己在床舖上猛烈翻了個身,枕頭都給落在一旁,自己則一臉貼在蓆子上。

啊,果然是夢啊──百介也不知是失望,還是鬆了口氣地對自己說。

拿起一旁的筆記簿,看來自己昨晚徹夜記錄這次事件的細節始末,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百介坐起身子,拿出筆墨盒中的筆,認真地將剩下的部分補上。一邊寫,腦中一邊回想著這次的事件,又市又策畫了一場無與倫比的精緻騙局呢,不管想起幾次,還是不得不佩服他縝密的心思。

 

 

半刻後,百介蓋上筆記簿,收起筆墨盒,準備前往下一個傳聞發生了詭異事件的地點。

這次又會是什麼樣的事件呢,比起怪談,我似乎更期待又市的騙局吶──百介心想,笑著出發。

(完)

********************

Wi大濕建議的夢結局!!!(爆)

 

話說在那艱難的過程中,我想到的是百介告白到壓倒又市之間的這一段,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又市讓百介誘惑自己結果卻在憋笑那邊(喂)

嚴格說起來其實也是看了納豆めし樣的百又漫畫後,才有這個靈感。

那篇漫畫裡被告白後的又市慌張的模樣超可愛,不過我心中的又市大概沒那麼純情(靠

 

然後是說平時明明是講江戶腔,慌張時卻會改講浪速(大阪)腔的又市實在太可愛wwwww(P.s.這是原著設定)

 

前幾天剛看完巷說百物語(續跟後還沒入手orz)

帷子辻最後的又市令我印象超深這上一篇文章也講過

然而我看完除了深深地廚了之外,也很疑惑,又市說那句話真正的含意是什麼。

於是隨手畫了個三格= =

巷說  

帷子辻中的與力失去愛妻後,發現自己對屍體漸漸腐爛的妻子的愛一點也沒有變少,一方面說著自己的愛才是真的愛,不是只迷於外表,另一方面卻也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可怕,所以一次又一次的殺掉自己覺得漂亮或是心儀的女人,與她們的屍身相伴,其實內心希望自己能像常人一樣,對腐爛的屍身感到厭惡吧,但是他卻沒有。

又市最後和與力進行了一場"辯論",曾提及自己是無心之人。

所以最後又市說自己好像能體會那名與力的心情時,我猜想或許又市也對自己的"無心"感到可怕,不過總之,繼續看下去也許能夠多瞭解一些!而且聽說續跟後好像就比較多描寫主角人物了!(話說我超想看前巷說啦,年輕時期、身為詐欺師還不成熟的又市!想看想看想看!但是還沒出台譯版...老實說也不知道會不會出.....抖  希望會!!!!!)

********************

btw昨天看了狂骨之夢的漫畫,大學時期曾經變成夢魘的佛洛伊德居然又出現了,果然是詛咒抖

真的學過佛洛伊德的人就會體會降旗的心情了(爆)

但我想說的是幼年的小榎

居然是妹妹頭!(爆笑)  還以為他天然捲呢!

但是有短褲加膝上襪啊!簡直賣萌!這位榎木津大明神,我看是大萌神吧!雖然很攻(爆)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