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要在噗浪跟推特活動::
[2017.11.24] 最近完全是個手遊廢了。另外希望台灣能出版寶石之國漫畫,青文加油爭取啊XD

0160407131448.jpg

亞門生日快樂!

不過最近幾個月真是忙得要死,工作剛好到一個需要做很多核對彙整交接和改變的時期

沒辦法靜下心來畫圖實在心裡很不是滋味啊,最後就勉強挪個時間出來寫文了321.gif(什麼邏輯

 

先前這篇文章提過的關於亞門和神父過去的腦洞,從開始妄想/構思到糾結要畫漫畫還是寫文

到下筆完成至少經過了半年。(認真)

很多地方都跟最初想的不一樣,其實我也不知道怎樣會比較好XDDD

昨天寫到後來感覺腦子不是自己的了(後來就頭痛頭暈胸悶一起來,偷懶不工作的報應=V=.gif

 

大概就是這樣,需要特別講一下這篇文章是以亞門真的是純人類而且沒有特殊身分為前提嗎XD

我想現在應該不少人猜他其實本來就是吃貨之類的了

我私心還是希望亞門本來就是個人類啦,就是私心。

然後文章分段無能,所以是用執筆日期來分段的(爆) 沒有腐所以大家都可以安心吃喔(?)

 

2016.02.21

「扮家家酒就到此為止了喔。」

 

「父親」的聲音在耳際響起。亞門抬頭試著看眼前的人,卻怎麼也看不見他的表情。

陰暗的房間,令人暈眩噁心的鐵鏽味瀰漫,「父親」與自己的身高差距,以及不斷溢出的淚水。

這時候的亞門還只是個少年。看上去大約十二、三歲,但胃口好又喜愛運動的他成長得比一般孩子快,實際上應該更為年輕。他很清楚這裡發生了什麼,拿著刀渾身染血的男人,桌上堆疊著的僵硬軀體,表情痛苦而扭曲卻再也發不出哀鳴的孩子們……但是他完全想不通。這幾年他和那些孩子一樣,將眼前的男人多納特.波爾波拉當作親生父親一樣敬愛。

他哆嗦了一下,僵直的雙腳開始慢慢向後挪動,一步、兩步、三步……轉身拔腿就跑,甚至沒有放聲尖叫的餘裕。但才離開門口沒有多久,就像力氣突然被抽離似地腿一軟,整個人往地上一跌。

「快跑……快跑起來啊……

亞門雙手撐起上半身往後看了一眼,離那房間不過七、八步的距離,他更加心急。但越是催促自己動身,越是使不出力氣,胃袋承受不住刺激筋孿了幾下,他開始乾嘔。這還沒結束,一旦開始產生這種噁心感,方才那股鐵鏽似的腥臭便隨著記憶襲來。這一次,他真的嘔吐了。

生理的噁心與心理的恐懼令他完全失去對身體的掌控,但是嘔吐過後居然稍微緩了過來。他再度看向後方,那道門出乎他意料地關上了。「父親」沒有追出來。

 

亞門從這個時候開始……也許更早,總之他不是會自欺欺人的類型。就算再怎麼希望那是一場噩夢,眼前這灘不堪入目的嘔吐物,以及全身的緊張感都說明了這就是現實

「要叫警察……」撐著地板的手握起拳頭,一感覺到雙腿的知覺慢慢回來,他就迫自己站起來,往前踏出步伐。雖然才經歷過全身脫力,但一旦踏出了第一步,後面的幾步便越來越有力量,很快地他跑了起來。

沒錯,現在不是困惑為何「父親」撒謊說那些孩子都已被領養的時候,有人死了,這是必須找警察來的事情。亞門不用多久就跑到了警察局,現在想想他那時應該打破了自己跑步速度的記錄,但也因為跑得太過拼命,當他終於到達目的地時,居然一瞬間腦袋變得一片空白,說不出話來。

「你是多納特神父那兒的……」一位員警認出亞門,走過來向他搭話。亞門也認得這個人的臉,姓氏是什麼記不得了,但確實是親生父母出了意外後,到多納特收容他之前關照過他的警察叔叔。亞門立刻抓住員警的袖口往門外拉扯。

員警簡短向其他人報告自己去瞭解下狀況,隨後跟著亞門跑起來。

「死……大家都死了……

「大家是指誰?多納特神父也死了嗎?」

亞門搖搖頭。

「爸爸殺的……

員警一臉錯愕。這也難怪,多納特在這個社區可是有很好的評價,不但收留、照顧孤兒,也是常為大家開導煩惱的好神父。

「你親眼見到他殺人了嗎?」為求謹慎,員警問道。

「爸爸拿著菜刀,我看到了……大家都……在桌子上……」陳述那樣的畫面對少年而言太沉重了,光是回想,剛止住的淚水又迸出來。

「菜刀……難道他把他們吃了嗎?

……吃?!

亞門驚恐地看著員警,不自覺地停下腳步。

「別停下,要是他跑了就糟了!」員警回頭拍拍亞門的背,示意他跑起來,隨後解釋起為何自己會這樣猜測。「你可能不知道吧……這世界上有一種怪物叫做『喰種』。他們以人類為食,外表卻和人類一樣,平時就潛藏在人群中,偽裝成人類生活……

亞門看著員警嚴肅的神情,這種情況下想必他不會跟自己開玩笑。再想想當時為何「父親」沒有追出來,而是把門關上了呢……難不成他真的吃了那些孩子?

 

孤兒院就在眼前,從大門口到達兇案發生的房間,首先得穿過小型的禮拜堂,多納特在這裡為有煩惱的社區居民開導,也會在這裡進行祈禱,孩子們則比較喜歡在後院草地上圍成一圈聽他講述聖經故事。

從這裡開始員警將跑在前頭的位置讓給亞門,示意他帶路。然而亞門還是非常在意喰種的話題。

「長得和人類一樣的怪物……那樣的話要怎麼確定到底是喰種還是人類呢?不是根本沒辦法分辨嗎?」

「雖然平時看不出來,但喰種在獵食的時候眼睛會變紅……

「變紅?」亞門下意識復述了員警的話,同時意識到了某種違和感。光線變暗了,四周變得安靜,如果來得及思考的話便會知道他後頭的員警停下腳步關上了大門。但是亞門沒有時間思考,因為他一轉頭,

 

眼睛閃爍著紅色光芒的員警就站在那兒盯著他。

 

「是啊,就像這樣。」員警低聲笑道,有什麼東西從他身後竄出,以驚人的速度向亞門襲來。

嚇了一大跳的亞門身子一縮,很幸運地躲過了這一擊,不明物體打到了他身旁的長椅,直接將木製的椅子打破。但是下一擊就不會那麼好運了,因為剛才的動作,亞門已經呈現倒在地上、不便逃跑的姿勢。

這時他看清楚了那不明物體的面貌,是像荊棘一樣的東西,表面佈滿鱗片,他從沒見過這種東西。

這就是喰種嗎?

 

「我說怎麼那麼吵呢,警察先生有何貴幹啊?」

 

熟悉的聲音突然從身後響起,亞門的身軀為之一震。

「我說神父,你也太不小心了,居然被小鬼看到你進食,還跑到局裡去了呢!要是我當時不在,你的情況可不妙啊!」眼前這個怪物很難想像跟剛才的警員是同一個人,不管是外表還是說話態度都差了很多。

亞門理解了員警是喰種,並且早就知道多納特.波爾波拉的真面目這一事實。恐怕被送到這間孤兒院的孩子們,都是被這個員警暗中安排過來的吧。可是就算理解了也沒什麼用,死亡擺在眼前。

「看在這份上,這個小鬼讓給我吧!我好久沒吃小孩的肉了!」員警打量著亞門。雖然身體被冬裝遮住,但看起來這小鬼沒少運動到,對人類而言,大概就像放山雞那樣的美妙口感吧。想到這兒,員警的唾液加速了分泌。

 

「這還真是……」多納特微笑。

員警再一次放出「荊棘」,大聲說道「事後處理我會幫忙的,我開動啦!」

亞門閉緊雙眼。

他不知道該祈禱自己能幸運活下來還是死得痛快些。當然,他過了幾秒才意識到自己居然還有時間思考這些。

 

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和員警的雙眼對上了。他嚇得再次閉眼,身子縮得更緊,但在黑暗中腦袋刻劃出了剛剛一瞬間看到的場景。

「這還真是困擾啊。」

亞門緩緩睜開眼,員警仍然看著他,雙眼毫無生氣。

他意識到了他眼前的不是「員警」,而是「員警的頭」。

對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不可能看慣這種東西,但也許已經超過恐懼的極限,反而表現得麻木。

 

亞門緩緩抬頭看著自己身後的「父親」,依然看不見他的表情。

 

 

2016.03.08

望著上方的木板呆滯了好一段時間,或許還不能說是醒了。直到大腦開始運轉,意識漸漸清晰,亞門才知道自己躺在床上。房間裡有兩座雙層床舖,亞門的位置是門口進來右手邊的下舖,其他三個床位已經空了一段時間。

是做夢嗎……

看了看對面空蕩蕩的床舖,再看了看房門,漸漸回憶起失去意識之前的事。若說是夢也太真實、太惡意,但如果是夢的話就好了,他發自內心這麼想。

在直覺與期待衝撞的狀態下,亞門漱洗完走到餐桌旁。按下心中的疑惑做出平常的樣子,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場賭博。

2016.03.09

「你可睡得真久呢,早安。」多納特淺笑著說。

「父親」喝著咖啡、看著早報,餐桌上則擺著為亞門準備好的早餐,一切都和往常一樣。

但總覺得哪裡很違和。明明是一樣的情景,一樣的笑臉……多納特的笑臉。亞門突然發現這張笑臉在他心中不再是慈愛與和藹的代表,而是有種難以形容的恐怖。

如果那不是現實,就當作自己在說夢話也行,還是少年的亞門抱著這樣的覺悟開口:「『扮家家酒就到此為止』……你不是這麼說了嗎?」

儘管如何在心中期盼甚至祈求「父親」聽不懂他的話,但在把話說出來的那瞬間就知道了那不是夢。

多納特毫不訝異的神情說明了一切。

「是說了沒錯。」

……

「一直惦記著這種事啊,你是A型的嗎……啊,還真的是。」多納特擅自笑了起來。

亞門一時竟不知如何反應。他應該要更加驚慌,發出與年齡相仿的哭聲,喊著「騙人」或者嚇得奪門而出。可是在他回想起昨天那一片腥紅與令人噁心的鐵鏽味的同時,也回想起「父親」溫柔摸著自己的頭、每天幫孩子們準備美味的早餐,不同時間的記憶全混在一起,讓他很困惑。

 

兩人就這樣沉默了一陣子。

 

「你打算站到什麼時候?早餐要冷囉。」多納特將咖啡趁熱喝完,催促著呆若木雞的亞門。

「為什麼……

「嗯?」

「為什麼……不殺我?」

他很困惑。昨天到現在、甚至在這之前的數年間,多納特有太多機會殺死自己,然後或許就是由別的孩子發現自己躺在那張桌上……不,或許根本不會有人發現多納特的真面目。

再加上昨天那個員警的事情,亞門知道自己能好手好腳、穿著乾淨的衣服站在這裡,眼前還有一盤等著他吃的早餐是多麼的奢侈,但他就是很困惑。

「你想死嗎?」

「咦……」身體不禁震了一下。

「你想被殺嗎?」

「怎麼可能……」糟糕,現在才開始感到害怕,也許剛剛真的應該二話不說逃跑的。話雖如此,亞門也不敢把目光從多納特的臉移開。

「哈!」

多納特放下報紙朝四肢僵硬的亞門走去,拍了兩下他的肩膀後便準備離開餐廳。

「不想死的話就要好好吃飯啊。吃完自己洗碗唷。」

 

那天,亞門站在原地掙扎了好一會兒,直到撐不住飢餓才一邊擦眼淚一邊吃了那盤冷掉的早餐。非常好吃。

 

 

2016.03.26

必須逃出這裡。亞門是這麼想的,摸不清多納特的想法,一邊疑惑著自己為何得以生存至今、一邊恐懼、一邊安然無恙地度過的這些日子,對少年來說是一種折磨。而且少年在這段期間也慢慢成長為青少年,這個年紀的孩子該說是膽子較大嗎……對自己多少有些自信過剩。要逃到安全的地方,他這麼想。

 

多納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外出,不同於單純的採買,會比較晚回來。亞門隱約猜得到他出門都做了些什麼。

趁著這個空檔,亞門帶了幾件衣服四處張望地走出孤兒院大門。

「哎呀,多納特神父那兒的……

肩膀由於驚嚇抖了一下,是住在附近的家庭主婦,臉上堆著滿滿和善的笑容,親切地問他要上哪去。

「呃……」亞門知道不能直接說自己要離家出走,但一時也沒想到該說怎樣的謊,說謊並不是他擅長的事情之一。結果整個人愣在那兒,反而引起主婦更多的關注。

在被問道「怎麼了」的時候,亞門幾乎要脫口說出多納特的真實身分。

 

他沒有說出口,應該說,他被打斷了。

「怪物」本人突然出現在一旁,和藹地向主婦打起招呼。他不記得多納特和主婦說了些什麼,總之最後他就這樣被帶回了孤兒院。第一次離家出走最遠只到了門外30公尺左右的地方。

 

「鋼太朗你啊……」多納特的臉寫滿嘲笑,亞門看得心裡不是滋味卻也不敢移開視線,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會被殺掉。

「也該學學教訓吧。如果我沒出現,你是不是打算把全部都告訴她?」

亞門沒有說話。

「如果她就像之前的警察一樣也是喰種,你打算怎麼辦?」

「唔!」

多納特大笑。亞門知道自己不曾懷疑過主婦的事情被他看穿,深感羞恥與不甘。與其說他不喜歡猜忌懷疑,大多時候他是真的沒有想到。事後才反省自己應該提高警覺的次數也相當多。

「她是喰種嗎……?」

「誰知道呢。」嘲弄地笑著。

亞門盯著多納特,一時啞然,渾身僵硬。他不知道潛伏在人群中的喰種有多少,在被攻擊之前他甚至連喰種的存在都不知道。如果這個社區有很多喰種……如果他離開這裡後待的地方有很多喰種,那這世界上究竟還有所謂安全的地方嗎?

 

多納特的身影變得模糊,鼻子酸得厲害。

 

多納特拉開椅子坐下。在亞門傻傻站在原地盯著自己的期間,他悠閒地給自己泡了咖啡,順便也給亞門泡了一杯,加了三顆糖一顆奶油球。

「一副絕望的表情哪。」

亞門哽咽。「誰……是誰害的啊……

「不是任何人害的吧。」

「哈啊?!」

亞門握緊拳頭。

聽好了,鋼太朗。絕望啊希望啊,這些東西不過是人們心中情緒的一種,沒有具體的型態,因此不存在於世界任何一個角落,只存在於你的心裡。也就是說要絕望或是抱有希望,是你自己選擇的。

歪理。

開什麼玩笑……秋江、祐介他們一定也曾希望你不要殺他們吧!

「是呢,他們的表情非常棒喔。」回味無窮的笑臉使得亞門怒從中來。

抱著希望有什麼用……他們還是死了啊!

多納特怡然自得地啜飲著咖啡,餐桌兩邊有著極大的溫差。

同樣地,人死了也就感受不到絕望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

明明活著卻選擇絕望的話,還是趕快死一死比較好喔。

被銳利眼神盯住的亞門倏地往後跌坐在地,但很快爬起來準備奪門而出。多納特大笑,像貓逗老鼠般地逗著年少的亞門玩,似乎令他感到相當有趣。

「不想死對吧?」

……」亞門咬緊牙關。「誰要死啊!」

這次他真的奪門而出了,但不是逃跑,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鎖上門。既然無法逃避,那就想辦法對抗,青少年亞門在心中這麼下定了決心。

 

「浪費了這杯咖啡啊。」多納特不急不徐地將加了糖奶的那杯咖啡倒入水槽。

人類在絕地中掙扎著想生存、懼怕死亡的表情他特別喜愛。因為活著所以痛苦,眼淚、嚎叫、扭曲的臉孔都是生命力的體現,能夠成為甘甜血肉的最佳調味料。不過……鋼太朗剛才的眼神也非常棒。細細回味著那雙眼展現的生命力,多納特笑了起來。

 

 

2016.04.03

十九歲。能平安地活到這個年紀對亞門來說有些意外,也不是太意外,畢竟自己每天都以「明天也繼續活著」為前提努力活了過來,也可以說那就是所謂的「希望」。

多納特似乎曾說過不讓亞門逃跑是為了守住自己的秘密之類的話,不過口氣既像開玩笑,也無法解釋為何不殺人滅口。而清楚了解到自己是只被貓玩弄的老鼠的亞門,為了預防哪天突然被一掌拍死,做過了各種掙扎。

 

大約十五、六歲的時候,由報紙發現了「喰種對策局(CCG)」的存在。但儘管匿名打了幾次通報電話,多納特卻總是能全身而退、安然無恙地回來……不,與其說是「全身而退」,亞門也想到了其他的可能性。考慮到對手的不同,喰種搜查官的殉職率比警察、甚至軍人還高。

亞門感到很煩躁,也很不安。尚不成熟的他因此猶豫著是否放棄這條線,看來多納特即使在喰種當中也算是強大且危險的。他絕望過,但總會燃起新的希望,應該說必須燃起新的希望,才能活下去。

注意到自己隨年齡增長漸漸超越了多納特的身高是在那之後不久。亞門突然想到了自己還能做一件事,那就是變強。要保護自己、反抗敵人,首先要有力量,這麼簡單的邏輯,以前居然都沒有想到過。

 

於是他開始在多納特的監視與嘲笑之下鍛鍊身體,體能、心肺功能、爆發力、筋耐力……到了十九歲的時候,已經擁有接近運動員的體格。明年就是成年人了,亞門盤算著何時才能夠擁有與多納特抗衡的力量。也許永遠都無法,但他的努力應該多少能減少兩人間的差距,他如此相信著。

 

「哈哈。」

不耐的眼神射向門口,同時由於警戒立馬站了起來。

「每次看你鍛鍊感覺都像看倉鼠跑轉輪一樣。」看了兩年多還是忍不住笑出來。

亞門皺起眉頭。基本上這幾年只要跟多納特交談亞門就會皺起眉頭,亞門的樣子看起來比實際年齡來得大,多納特大概要負一半責任。

 

 

2016.04.06

半夜,循著巨大聲響走到禮拜堂的亞門所看見的是:兩個拿著銀白色手提箱的男子壓制著他的養父。那是CCG的喰種搜查官,亞門曾遠遠見過那樣的手提箱。搜查官總算成功逮住多納特,但對於亞門來說又有點措手不及的感覺,畢竟他心裡有一半已經放棄冀望喰種搜查官了。於是他沒有感到安心、鬆口氣,而是愣在那兒,站在禮拜堂的入口處默默地看著裡頭的大人們。

 

兩位搜查官中較年輕的那位立刻向亞門搭話:「你是這兒收養的孩子嗎?你的養父……

他被年長的搜查官打斷。「不要大意,那也有可能是喰種。」年長的搜查官說。

「欸、是!」

年輕搜查官思考了一會兒,帶著手提箱步伐謹慎地走向亞門。到了小聲說話也能被聽見的距離後,搜查官停下,並單手向他亮出證件,同時另一手仍緊握著手提箱的把手。

「我姑且確認一下,是你向CCG報的案嗎?接電話的小姐說聽聲音是一位年輕男子。」

「啊……是的……

亞門瞥了一下多納特,後者沒有顯露出任何意外或不悅的神情。

「我知道了,不過謹慎起見,請你配合一下。」搜查官剛剛拿取證件的手,這次又伸往內口袋掏著什麼東西。

結果他拿出的,是與現場氣氛完全不融洽的東西—棒棒糖。

「雖然有點那個,不過請你現在立刻含住這根糖好嗎?」搜查官露出了有點羞恥的表情,亞門滿臉疑問地看向他的搭檔—那位年長的搜查官,視線與一雙堅定的眼對上。

雖然不太明白,不過亞門還是從搜查官手上接過了糖,戰戰兢兢地打開包裝含入口中。甜味令他的神經鎮定不少。

「請問……

年輕的搜查官和搭檔互相點了個頭示意,亞門發現眼前的人握著提箱的手似乎放鬆了些。

「我來說明一下,喰種的味覺和人類不同,我們的食物對他們來說都非常難吃。雖然潛藏在人類當中時也可能假裝進食,但幾乎無法做到讓人類的食物像這樣停留在口中。看來你是人類無誤呢。」搜查官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正如你所想的,你的養父是喰種。很感謝你的通報,你做的非常正確。

「請問他會怎麼樣呢……

「這件事你不用擔心,對策局會處理好的。倒是我們想跟你談談關於你的事。」

「我?」

 

兩位搜查官把多納特押上囚車一般的交通工具後,年輕的搜查官似乎被指派了看守的工作,回到禮拜堂找亞門的是年長的搜查官。

搜查官簡單向亞門介紹了自己,接著便說:「CCG除了討伐、驅逐喰種之外,也有補助受害家庭,提供受害兒童的教育。很多孩子在能自立前就被喰種奪去了父母。」

「因為這樣成了孤兒的孩子,我們有專門的機構提供教育與住宿,等他們滿了十八歲後,可以選擇進入專門的學校,以成為喰種搜查官為目標努力。」

搜查官見到亞門的雙眼發出了亮光,對於談話的結果已經有了底。

「你幾歲了?」

「十九歲……不久就要滿二十歲了。請問您剛才說的專門學校……

「我正是要和你談這個。本來想問你要選擇接受輔助去讀書或找工作,還是想要成為喰種搜查官,和我們一樣保護人類……看來答案很明顯了。

搜查官淺笑。

 

這是天大的轉機。在亞門想著要讓自己變強的時候,這樣的機會就降臨了。他不想再恐懼、再繼續無能為力下去,也希望不要再有像他那樣恐懼、無能為力的孩子存在,為此若是他能變得像眼前的搜查官一樣強大,這份希望就能更往前踏一步。

 

搜查官告訴他在進入「學院」前除了需要一些手續外,CCG也會為他安排一些智力和體能的測驗及訓練,以確保他能盡快適應學院的生活。

「想帶的東西都帶上了嗎?」

「是的。」亞門只帶了一些簡單的衣物,畢竟他本來也就沒有什麼私人物品,除了脖子上掛著的那條玫瑰念珠。

 

與其說是玫瑰念珠,外型更像是一般的項鍊,小小的十字架墜飾是鋼製的,簡單典雅的造型戴在年輕的亞門身上絲毫沒有違和感。那是忘了哪一年,多納特送給亞門的生日禮物。明明收到的時候很開心的,笑呵呵地直向「父親」道謝,但在「那件事」之後每天都想把它丟掉。不過,在接下來的幾年,「不能逃避」的想法卻愈趨堅定。

為了時刻提醒自己不能忘記那一段過去,為了懺悔自己的無知之罪,亞門選擇繼續佩帶著它,即使進入CCG的學院也不改變初衷。

 

 

進入學院,然後成為滿腔熱血的搜查官……那個孩子會選擇什麼實在太好預料了,坐在車上的多納特不禁失笑。接下來八成會變得比現在更憎恨我,並且堅信著喰種搜查官就是正義吧。畢竟那孩子就是很容易相信別人。

 

為什麼沒有殺了他,為什麼不吃他,多納特沒有特別思考過這個問題。理由什麼的多半是事後為了說服自己或他人才被賦與,能導致行動的常常是不可解的情緒或一時興起。

那孩子的生死將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多納特有自信,他仍然可以作為觀測者見證他放出籠的倉鼠如何生存。

 

畢竟,不過是從小籠子換成了大籠子嘛。

本篇完

 

 

後話

兩年時間並不算長,但亞門過得非常充實,也有了許多一起努力的同伴,大多數都是喰種犯案的受害者。每天的課堂、課後學員間的談話、現役搜查官的經驗分享,這裡的生活充滿了正義理念以及對喰種的排斥。

喰種不是人,而是怪物,人類對他們來說只是糧食。

喰種會為了欺瞞而裝作親切,但須清楚認知他們骨子裡是吃人的怪物。

喰種奪走了我們的親人好友、奪走年幼孩子的家庭……云云。

即使沒有人親口說出這些話,在這裡接受教育與職業訓練的年輕人卻很自然地會產生這些想法。

亞門也不例外。

雖然仍然無法知曉為何多納特.波爾波拉不殺自己,但絕對不是出於愛。然而,這句話也可以反過來說。越是告訴自己那只是某種帶有惡意的玩弄行為,越是無法被完全說服。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終有一天能得到答案,或至少從這個疑問中解放。

 

然後,從某一天開始,亞門不再與人討論這個問題。或許是為了讓自己專心於訓練上吧,不管面對的是信賴的教官、親近的夥伴,以至於正式成為搜查官後打從心底尊敬的上司,亞門都將這個疑問埋進了心底最深處不再提及。

只要一心一意朝著目標前進就好了,無論那個問題的答案是什麼,眼前的目標都是正確的。

 

帶著矯正這個「錯誤的世界」的理想,亞門踏上了「正確」的道路。這時的他還不知道這份信念在短短幾年之後,以和戴著眼罩面具的喰種邂逅為開端,將大大地被顛覆。

 

 

插曲

「好久不見了呢,我親愛的兒子,鋼太朗……

「我可不把你這種傢伙當作父親!」

「亞門君,冷靜點。」上司—真戶吳緒一臉輕鬆地說著。真戶並不會給人嚴厲的印象,因為這樣兩人初次見面時亞門也一度懷疑這個上司究竟靠不靠得住。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儘管平時總喜歡開些玩笑耍弄過度單純的亞門,但無論搜查還是戰鬥都是高效率,相當認真栽培與提拔他的好上司,現在的真戶可是排在亞門最尊敬的人物第一名。

不過再怎麼說 ,為了搜查居然要到喰種監獄裡見這個傢伙,亞門還是極不情願。在無法違抗真戶的狀態下,亞門變得比平時更加煩躁。

「是……真戶先生。」

「真不近人情哪。我好久沒看見這孩子了,還想多聊幾句呢。」

「住嘴,你這種怪物……

「唉呀,還是這麼沉不住氣啊,幾年不見了還期待他們可以把你教育得成熟一點呢。看你這副樣子,我猜猜……」強化玻璃對面那張熟悉的臉孔又擺出了他看到不想再看的調侃表情。「你八成還是喜歡吃甜,不敢吃辣的吧。」

「這跟你沒有關係!」明明是個連甜跟辣是什麼味道都不曉得的喰種!亞門怒視著多納特。

「被我說中了吧,哈哈哈哈!」

以一介囚犯而言,他也太過從容不迫,反而令人更火大。

一旁的真戶拍了下那雙骨瘦嶙峋的手,適時插入對話。「戲弄年輕人就到此為止吧,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達到此次前來的目的後,兩人一同離開癸庫利亞,準備回到1區的CCG本部。得到了些有用的情報,看來這次搜查也會很順利。

如果可以做成出色的庫因克就好了……真戶笑著說。

負責開車的亞門一邊簡短附和,一邊還有點鬧情緒。沉默了一會,才抓緊方向盤,有些羞恥地低下頭。「剛才讓真戶先生見笑了……

真戶斜眼看著亞門太過認真的側臉,用一貫的口氣說了:「亞門君,雖然我也討厭那傢伙,不過他說的沒錯喲,你還不夠成熟哪。」

亞門唔了一聲。

「確、確實我是愛吃甜不吃辣,不過不敢吃辣的成人世界上也不少……

「不是說那個啦……嘛,那個的確也是。」毫不留情的吐槽。「我說的是你不夠沉著,心情全寫在臉上這件事。以人格特質來說單純也許不是壞事,但作為搜查官可不太妙啊。」

亞門感到有些無地自容,想到是由多納特點出他的問題,就十分不愉快,但同時也知道真戶說的是對的。

「是。」

真戶轉過視線看向正前方。「我跟你說過的吧,你要變得更加狡獪才行。」

狡獪……嗎……

「是。」

「還有,也試試吃辣的吧。很好吃喔。」

「真戶先生,那個我真的沒辦法……」

 

來碎碎念一下XD

關於員警和多納特的關係,之前的這篇文章有寫過腦洞

不過後來我覺得一旦過度詮釋多納特對亞門的想法,整個感覺就哪裡怪怪的XD

雖然這篇也有很多OOC啦,神父這樣的角色沒有智慧還真是寫不太出來88_org.gif

基本上只沿用了員警牽線把孤兒送到多納特那裡這個設定

 

文章裡面對角色的稱呼我是糾結過的XDDD 但是只寫鋼太朗我果然還是不太習慣啊

我只有喊正太亞門或跟人家強調他的名字是朗不是郎的時候才會這樣喊啊XDDD

只喊姓氏的話,喊波爾波拉也很怪啊。喊全名又很囉唆

糾結了一番之後還是決定照我平時習慣的喊法去打了XDD

 

再來神父其實...最初的腦洞是他跟V是有關係的。V的人來找過了他,最後他"自願"進到監獄才會演出一場被抓住的戲

不過想想其實單純一點也好,而且仔細想想跟V有關的人真的會這樣單純關在裡面還開放讓大家(搜查官)去找他講話嗎...?

雖然神父不是那種笨得會去做對自身不利的事的人啦

但總之既然我把亞門的背景設定盡量單純化了,就決定神父也這麼幹吧(

然後本來想要讓神父在被押上車前對亞門說句「將來再見吧,鋼太朗」的

結果寫到後來不僅完全忘記,等想起來之後又發現不知道該插在哪裡((只好硬是寫進碎碎念裡了

 

趁現在亞門又下線,暫時還不會被石田老師打臉的時候趕快把腦洞丟出來XDD

圖的話其實有好多想畫的 雖然都跟生日沒有關係

但可能要等最忙的時期過了再說了ORZ.jpeg

 

啊,然後進巨的讓也生快ww崩醬.jpe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חלומות::

哈囉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袋裝柴郡
  • 耶嘿嘿嘿嘿實際寫出來感覺好萌WWW
  • 謝謝柴郡(擅自簡稱)/////

    可以這麼叫妳嗎?還是有其他名字XDDDD

    哈囉某 於 2016/04/07 17:46 回覆

  • 袋裝柴郡
  • 叫我柴郡就可以啦~
  • 欸嘿嘿 柴郡請多指教!:DDD

    哈囉某 於 2016/04/07 20:17 回覆

  • 阿草
  • 剛剛用狂草畫了亞門,太太廚亞門廚得我都被感動了XDDD
    http://i.imgur.com/49UAYcb.jpg

    之前畫過金木和月山:原本以為月山已經夠好畫了,結果亞門更好掌握@@
    難易度是不是跟個性的複雜度有關阿?
    我畫金木的話,崩壞率100%......可、可是我最喜歡金木阿QQ
  • 阿草畫了亞門還貼給我看我也很感動!!!!愛你!!!

    金木真的不好畫,神韻越來越難抓
    說不定真的跟個性複雜度有關XDDD
    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阿草最喜歡金木,所以對畫金木的要求會比較高XD

    哈囉某 於 2016/04/08 00:00 回覆

  • 阿草
  • 擠不出時間做想做的事,真的超難過,真的真的很難過......

    再看到期中考的進度,我更難過了OTZ

    不過你還抽時間寫出這麼長的文章,愛很強大XDDD
  • 我現在就在為抽出時間寫文做善後(趕工作中

    你考試加油啊XDDD

    哈囉某 於 2016/04/08 00:01 回覆

  • 阿草
  • 剛剛的留言失蹤了呢
    難道不能貼連結嗎@@?

    送隻狂草線條的阿萌
    http://i.imgur.com/49UAYcb.jpg

    第一次畫亞門,意外地不太崩(自以為
    看來是個性越單純越好畫呢XD
  • 可能是貼連結被痞客邦認為是廣告而隱藏了(笨蛋痞客邦
    還好部落格管家app還是有顯示,不然我可能就要漏掉阿草的圖了Q_Q

    哈囉某 於 2016/04/08 00:02 回覆

  • 阿草
  • 太執著就畫不好是真的ˊˋ

    第一筆就想力求完美結果怎麼都畫都沒辦法合乎腦中的畫面
    雖然我從以前畫畫就是這樣,但死活改不過來......很困擾otz

    這隻阿萌是腦子放空時畫出來的,結果完全沒塗改就畫完了
    可是哪有人畫畫不動腦子的阿XDDD 這樣每張都差不多吧

    為什麼0點還在工作?!這是什麼加班法阿="=
  • 如果一直糾結於細部而沒辦法好好完成一張圖的話也不會有進步了呢
    畫下一張圖 等以後再試著畫同一張圖 然後看自己進步了多少不是很有趣嗎
    雖然我一直都是畫塗鴉的所以沒資格說啦(

    哈囉某 於 2016/04/08 12:59 回覆

  • 百合
  • 阿萌生日快乐!
    配图赞!
    趴在甜食上懒懒的亚门,会被别人吃掉的XD

    为什么会有人认为阿萌原本就是喰种呢?他那种大吃货的胃口,对甜食和非人肉食的嗜好,不可能是喰种啊。
    神父和亚门父子情,就是因为跨种族、跨食物链才会那么可贵。

    阿翔你这篇真的构思+创作了好久,太用心了!无论是亚门、多纳特还是真户,他们的言行举止都还原得非常好。

    我和你想的一样,觉得过度诠释多纳特对亚门的情感(或者说思想活动)并不合适。多纳特似乎不仅仅是那种绝不轻言情感的人,哪怕是在心里也不会去想“我爱你”“我想念你”这样感性化的东西。

    他身上表现了天主教文化的种种特质,不仅仅是神父这种职业。如果说一般的神父不过是上帝的代言人,多纳特就是上帝本身。

    毫不在意地把仓鼠亚门关在笼子里,看着他做出各种各样无谓的努力,嘲笑他,又期待他继续努力下去。太符合这个家伙恶质的性格特点了。
    在自家仓鼠遇到危险时依然及时出手,这真是主人即上帝啊。

    多纳特最后是自愿被捕的吗?
    啊!神父,你养了十几年的仓鼠就这样被别人用一根棒棒糖拐走了呀!(才不是hhhhh
    哪怕不能像在孤儿院里那样直接控制亚门,他也自信能在大千世界中继续把那孩子玩弄于手掌中。因为那是他一手带大,完全知根知底的仓鼠呢。
    西瓜眼中的神父一定也是这样。

    对了,真户先生不要再戏弄亚门hhhhhhh
    他真的吃不了辣的XD

    阿翔辛苦了!
    写得好棒!网志留言发不了表情呢,我想打上好几个大拇指hhhhhh
  • 謝謝百合桑!!!總算把想了很久的東西寫出來(雖然東改西改的)實在是...
    感覺好像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爆)
    其實我對天主教非常不熟,除了承認瑪麗亞的神性之外我都不知道它跟基督教的差別orz
    不過多納特這個角色真的是莫名地有種神性魅力
    現在想想雖然戲分不多很可惜,但他的神性也是戲份不多才特別凸顯吧(?)

    自從有了GAGI GUGE的Rc管閉鎖什麼的症狀 以及不知妹的Rc分泌過剩之後
    有些人也開始有了 "可能存在Rc分泌過低的吃貨,因而看似普通人類"的想法
    我見到的認為亞門本來就是吃貨的說法有幾種
    第一種是不認為神父對亞門有特別關愛,於是亞門活著的原因自然是自身的問題了
    第二種是見到艾特能吃人類的東西(大福跟蘋果)後猜測天生的半吃貨能吃人類的東西,而亞門可能是患有Rc分泌過低/Rc管閉鎖之類病症的天生半吃貨

    光是看他們說的話感覺邏輯沒什麼問題
    不過我覺得這比起「對亞門有愛」更加沒法解釋為什麼多納特不殺他(而且還不告訴他他其實不是人類?)
    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 我就是覺得多納特對亞門有愛喇 哈哈哈哈哈哈

    其實之前還腦過亞門是人類但身分特殊的情況
    比如說他媽剛好是憂那的姐妹,在憂那被V追殺期間被牽連了等等
    於是亞門跟艾特就很愉快地有了血緣關係,這是我萌亞泉那時開的腦洞之一XDDD
    如果亞門的身分特殊,那多納特留他在身邊還可能是有某種用處,作為某種籌碼
    不過就之後的發展看起來,好像不太有這種風向啊..
    畢竟亞門之於各方的勢力而言都不是很被看重的一個人物
    所以想到最後就自己打破這個腦洞了
    不過亂開腦洞還是很開心(喂)

    多納特被捕的場景其實客觀看起來的話,好像保留了自願被捕/有黑幕的餘地呢?(自認XD)
    本來是打算寫他自願被捕,後來又覺得很多地方自己想不通
    也不知道該放哪些梗來表示逮捕只是作戲一場(本來有提到前一晚多納特有老友來訪)
    寫到後來感覺思考都紊亂了,乾脆把複雜的東西打掉寫成單純的被捕
    但是也沒有去描寫什麼戰鬥的鏡頭,也想像不到多納特狼狽的樣子
    最後就變成沒有明說是自願還是真被捕 留有想像空間的感覺了XDDD

    多納特超級冷靜優雅地被捕,所以就算入了監獄
    在亞門的記憶中他卻仍是那麼優雅(拇指)

    棒棒糖完全是中途跑出來的腦洞XDDDDDD
    本來這個故事是一直線的沉,亞門要從頭皺眉頭到尾的那種
    不過某天騎車中突然覺得搜查官來補多納特時如果懷疑亞門是否是人類的話
    好像挺有趣的XD 畢竟這麼兇惡的吃貨家裡養著一個將近成人的孩子喔...?
    結果變成了用一根棒棒糖NTR的節奏(大誤)

    哈囉某 於 2016/04/09 01:23 回覆

  • 百合
  • 这个脑洞太赞!
    终于解答了

    ”亚门小时候就发现多纳特是喰种“
    ”18岁成年就能进入搜查官学院做学生“
    “学员学习2年就能毕业成为搜查官”
    ”亚门22岁才毕业居然也能算高材生(不考虑最终成绩的话不就是留级2年了吗)“

    这一连串不合理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表现了亚门对多纳特的态度是如何转变的。
  • 其實漫畫裡有說亞門是20歲入的學院
    所以我還腦了亞門18歲從候補生畢業後先選擇了回歸社會然後華麗地失敗了(
    只是光是亞門接受了幾年候補生的教育居然還會想回歸社會當普通人這一點就感覺不合理啊...(艸)
    當時想這個問題想了整整三天還忍不住發了推去問西瓜XDDD(結果當然沒回應)
    後來才突然想到漫畫裡並沒有提過亞門被收為學院候補生的事情...

    雖然也不知道這是西瓜覺得沒有必要提得那麼詳細還是之後會有
    不過這種空白確實是提供了很多腦補的空間XDD
    就連關於亞門的傳言也是
    漫畫裡沒有清楚寫到傳言的詳細內容,只是裡面提到了亞門的養父是吃貨的事情
    所以可以當作傳言是:亞門鋼太朗以前被開孤兒院的吃貨收養
    也可以是:亞門鋼太朗以前被開孤兒院的吃貨收養,還被吃貨養到快成年
    而且我覺得後者還比較有被流傳那麼久(到了曉那一屆都還會聽到傳言)的價值ww

    結果腦了那麼多突然有點希望西瓜乾脆別補完了,不要打我臉(遮)
    ...開玩笑的我還是很想知道實際上亞門到底是怎麼度過成人前的日子
    至少也要畫個高中生時代的亞門出來啊!!!

    其實我還滿常思考亞門對多納特的想法的
    亞門對多納特自然有所期待,但也不敢期待
    不敢期待是源於對同伴感到罪惡感,對多納特是吃人怪物的反彈,以及害怕期待被背叛
    最後只好用外顯的厭惡去包裝自己內心的糾結
    尤其受過CCG教育、經過吳緒的洗禮後更是如此
    然而多納特早就看透他了包裝根本沒卵用wwwwww
    後來一遇到金木馬上就有包裝被戳破的感覺
    因為居然有吃貨直擊了他暗自對養父抱有期待的那個點
    結果亞門心裡的期待就這樣也轉到了金木身上,而對眼罩吃貨異常在意了
    我的感覺XD

    以這個想法為基礎,我描寫出的亞門對多納特都是那種
    嘴巴上說討厭 內心卻與其說是討厭 不如說是不敢/不能愛
    類似傲嬌但又不太一樣的樣子了XDD
    只好簡稱為 偽傲嬌。(什麼鬼

    哈囉某 於 2016/04/09 02:3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